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最強狂兵 txt-第5010章 船上的父女!

最強狂兵
小說推薦最強狂兵最强狂兵
苏锐这次可没说错,那个服务员确实是非常漂亮,饶是他见惯了美女,此刻都觉得非常惊艳。
这妹子大概二十三四岁的样子,身高估计得有一米七五,这个头虽然不及卡娜丽丝,可在女性中也算是比较少见了。她的皮肤非常的细腻,头发是黑色的,长相上偏东方人一些,但五官却明显比较立体,哪怕不施粉黛,可脸上的每一处细节,都透着精致的味道,仿佛天生就是这般,出水芙蓉,不外如是。
罗莎琳德隔着十几米,看了半分钟,眼睛里面的惊艳之色不仅没有淡去,反而越来越浓。
小姑奶奶也算得上是见惯了美女的,毕竟有着完美基因天赋为前提,亚特兰蒂斯家族内部绝对是堪称美女如云的,可饶是如此,她还是觉得,这个服务员简直是少见的漂亮,无论在东西方,以两边人不同的审美观点来看,她也是能够称得上是绝色的。
现代社会就是如此,只要你长得漂亮,那么就注定不可能低调地起来,只是,这么漂亮的妹子,怎么能够耐得寂寞,在船上那么低调的当一个服务员呢?
“她应该是个混血儿。”罗莎琳德说道:“而且……也挺大的。”
这都是什么虎狼之词!
苏锐忍不住说道:“你的关注点永远这么单纯而直接。”
罗莎琳德又补充了一句:“而且,很翘。”
苏锐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呛着。
罗莎琳德掐了苏锐腰间的软-肉一下,很认真的说道:“我这不是花痴一样的评价,你难道不觉得,她的身材并不只是单纯的大或者翘,而是每一处曲线都非常的流畅和匀称,近似黄金比例一般吗?”
苏锐点了点头:“这和你们亚特兰蒂斯很相似,但是她的五官里,东方风情更浓一些。”
“所以……”罗莎琳德压低了声音:“这姑娘才是你刚刚做出那些的判断依据,是吗?”
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洛佩兹所寻找的就是这个姑娘。
苏锐眯了眯眼睛,不置可否地答道:“有些时候,长的太耀眼了,就有些不太好藏了。”
罗莎琳德却看了看那个不远处的姑娘:“也许,她一直就没想藏,也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命运是什么……她可能认为自己只是个普普通通的服务员罢了。”
苏锐听了,和罗莎琳德对视了一眼,随后说道:“你的话启发了我。”
的确,如果这句话是真相的话,那么,这妹子或许也不知道她的身上到底藏着怎样的秘密,审问是别想审出来的。
“你接下来准备再在这里多呆两天吗?”罗莎琳德说道,“要是这样,说不定有机会跟这姑娘多交流交流,增进一下感情。”
正好,苏锐也已经通知泽尔尼科夫安排科学家赶过来了,估计两天之后就能到泰罗国。接下来,两边的镭金技术与设备可以取长补短,互相对接,再加上从坤乍伦手里所取得的神经传导技术,这种碰撞究竟会产生出怎样的科研成果还未可知,但是绝对是划时代的……苏锐这次是真的赚大发了。
听了这句话,苏锐没好气地说道:“你别再见到一个女人就往我的床上扔,那样我可受不起。”
罗莎琳德笑嘻嘻地说道:“扔一次不行,我再来两次三次呗,说不定碰巧就能成功了。”
“罗莎琳德,你都不吃醋的吗?”苏锐也回掐了小姑奶奶一下。
苏锐简直不能理解罗莎琳德的思维,哪有女人把一个又一个美女接二连三地往自己男人的床上推的?
“我当然吃醋啊,但是……”罗莎琳德的俏脸微微红了一分:“怎么说呢……我也觉得这事儿很有意思的。”
“有意思?”苏锐没好气地说道:“你这究竟是什么恶趣味啊!”
“就是……有点刺激呗。”罗莎琳德红着脸,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甚至没敢迎着苏锐的目光。
苏锐又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脸都变成了猪肝色……良久之后,他才说道:“嗯,辈分高的人,玩的就是大!”
…………
苏锐让那些人都先回去了,反正,他还要在这艘船上待几天,有的是时间慢慢揭开真相。
太过于漂亮的人,就像是黑夜中的萤火虫,绝对是没法藏得住的,也不会甘于现在的处境。
当然,除非她自己不认为自己有什么地方是特殊的。
罗莎琳德在完成自己的任务之后,便已经先行离开了。
而泰罗皇帝巴辛蓬在大海上失踪的消息,也已经由泰罗皇室对外宣布了。
卡邦亲王第一时间回到了皇室,稳住了局面。
他虽然一直以来对皇位都不感兴趣,可是,没有谁敢低估卡邦对整个皇室的掌控力,有这位亲王坐镇,巴辛蓬那几个年幼的皇子压根不可能翻出什么浪花来。
至于他们还想继位?真的是门儿都没有。
等巴辛蓬的葬礼结束,新任皇帝就要上位了。
然而,巴辛蓬致死实在是太过蹊跷了一些,连尸体都没有,只是卡邦说了一句“在茫茫大海中葬身鱼腹”,虽然有其他几个皇宫侍卫作证,可这确实是不够有力,引起人们的怀疑也并不意外。
但是,死了就是死了,巴辛蓬绝对没可能活着归来,现在的泰罗皇室,迫切的需要推出一个新的皇帝来。
哪怕皇帝已经没有以前的权力大了,可这个位置一旦空出来,不少人都开始蠢蠢欲动。
但是,对于某些事情,他们也只能是想想而已。
卡邦用出了他以往从来不曾展现出来的铁血手段,镇住了所有反对的声音,几个想要兴风作浪的家伙,直接被卡邦按着脑袋,踩到了尘埃里,这辈子都不可能翻身了。
在连续几个杀鸡儆猴之后,已经根本没人敢提出反对意见来了。
由于王子尚且年幼,所以,皇位由妮娜公主继任,待王子长大之后,再将皇位交给对方。
当然,那都是多少年之后的事情了,到那时候究竟会发生什么,王子还能不能活到那个时候,谁都说不好。
至于那位准备登基的女皇,现在还在她的秘密货轮上,和苏锐并肩吹着海风。
“妮娜,我已经看了这个姑娘的资料,没有任何问题。”苏锐说着,翻了翻手里的一张A4纸,“李基妍,今年二十三岁,来自大马,在十八岁高中毕业后,便跟着父亲一起来到泰罗打工。”
妮娜点了点头:“她来到这艘船上已经一年多了,我之前也是觉得她的背景比较干净,所以才让她和父亲一起上船的。”
“这李基妍在船上的表现如何?”
“其实挺老实的,她的性格偏内向,话不多,毕竟镭金的事情事关重大,这些船员们可能一两年都不一定能下船一次,这个李基妍好像一直都对现在的生活挺满意的,上船快一年了,几乎从来没有主动要求下船过,一直在餐厅帮忙,也不嫌枯燥。”
“李基妍长得这么漂亮,估计会有很多船员打她的主意吧?”苏锐笑了笑。
就连几乎是在女人堆里打滚的苏小受都忍不住多看李基妍几眼,他可不相信,那些船员为此能淡定地下来。
“那是必然的,有不少船员都向李基妍示爱过,可她都拒绝了,从来没有接受过任何人,甚至一个研究镭金的科学家也被她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妮娜说道:“而且这姑娘平时也很低调,一直都没有存在感。”
“那如果洛佩兹的目标是这个李基妍的话,那么,你觉得,洛佩兹会看上她哪一点呢?”苏锐问道。
妮娜直截了当地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毫无疑问,我认为……是长相。”
“不可能。”苏锐却给出了反对意见:“虽然很多男人都对美女感兴趣,可是,这绝对不是值得洛佩兹出手的理由。”苏锐说道:“为了一个美女,牺牲这么大,这可不是洛佩兹的行事风格……他是绝对不可能做出性价比如此之低的事情来的。”
停顿了一下,苏锐又分析道:“况且,这个姑娘那么低调,本来远在大马生活,现在又来到了船上,基本上从来都不和外界接触,洛佩兹没有道理注意到她的。”
妮娜摇了摇头,她也没法反驳苏锐的话:“或许是,我们找错了方向?这个李基妍并不是洛佩兹的目标?”
苏锐沉默着吹着海风,陷入了沉思之中。
妮娜想了想,又说道:“大人,会不会有这样一种可能,洛佩兹实际上是冲着镭金实验室来的,可他却给你放了个烟-幕弹,故意欺骗你说是找人,让你做个无用功。”
苏锐摇了摇头:“不是没有这种可能,可是概率太低了,这绝对不是洛佩兹的风格。”
“那她的父亲表现怎么样?”苏锐又问道。
“她父亲的表现一直都没有什么问题,也是个老老实实的人。”妮娜回答:“我之前对李基妍的父亲做过背景调查,他的生活环境和个人履历也都很简单。”
苏锐摇了摇头:“好,那先不要惊扰他们,我在船上多观察两天。”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妮娜的一个手下冲了出来:“不好了,妮娜公主,李荣吉跳海了!”
妮娜的面色骤然变了一下:“这个李荣吉,就是李基妍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