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4ihj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超級生物兵工廠討論-第658章 丐幫2閲讀-m437t

超級生物兵工廠
小說推薦超級生物兵工廠
.而等到晚上的时候,原本苏贵以为这破庙里没人,谁知道竟然呼啦啦的回来了一大群的乞丐。
看到苏灿全身是伤,这些乞丐也就知道了这一对父子都是落难了,非但没有赶走两人,还拉着苏贵一起,分了对方一点吃的,更是聚拢起一个火堆,一群人围着火堆聊了了起来。
而当这些乞丐问起苏灿的伤势时,苏贵就忍不住的感到有些生气,把这一次苏灿考取武状元的事情都说了出来,引得一群乞丐都是连声附和。
“你们是不知道啊,当时那考场可以说是人山人海,只不过当我们到了那里的时候,抬头一看,你们猜猜那个主考官是谁?”
“谁啊?”
一群乞丐都是忍不住的好奇。
苏贵缓了缓突然开口大吼道:“还能是谁啊,就是僧格林庆那个龟儿子啊,哎呀这个龟儿子,当初在怡红楼我们父子俩饶了他一命,没想到现在他就把所有比试用的武器都给换了……”
一时间,破庙里响起的全都是苏贵绘声绘色讲述这些事情的声音,而一众乞丐,也都是听得津津有味。
就这样,凭借着父子俩的悲惨遭遇,苏贵很快就和着一群乞丐打成了一片。
到了第二天,当苏贵给苏灿熬好药喂苏灿喝下之后,就跟着一群乞丐出去,想要看看能不能讨到钱。
林寒虽然留下了一些银子,但是苏灿的伤势还需要大量的银子,而苏贵现在也明白了过来,一旦他们不做乞丐改做其他的事情,恐怕到时候赵无极就会重新来找他们的麻烦。
虽然有着林寒的保护,但是林寒却也没有办法始终跟着他们,一旦被对方抓到把柄,到时候恐怕就难免会对苏灿不利。
到了晚上回到破庙的时候,苏灿依旧是面色呆滞的看着破庙的房顶发呆,似乎根本就对任何事情都没有反应。
这样持续了将近一两个月,苏灿的伤势才算是恢复了一些,整个人也能够拄着拐杖走动,神情也总算是恢复了一点。
这一切,也都是让苏贵欣喜无比。
而也正是在一个早晨,苏贵醒来后一如既往的抓着碗准备出去乞讨,可是一旁的苏灿却一把抓住了他。
“爹,又要去乞讨吗?”
苏灿有些难过的问道。
看到苏灿的神情,苏贵也有些无奈,开口勉强笑着安慰道:“林大人留下的钱已经不多了,还要给你买药,讨饭这样的事情,当然是爹这个老将出马了!”
说到这里,他又是开口安慰道:“阿灿啊,你不要多想了,现在皇上让咱们讨饭,那咱们就只能讨饭了,要不然那个赵无极啊,肯定又要来找你的麻烦的!”
苏灿默然,只不过神情却明显是暗淡了下来。
而另一边的苏贵看到苏灿如此,强装着一幅笑脸的开口大笑道:“阿灿啊,其实你不知道啊,这乞丐也是很有学问的,拿个碗,才叫做有身份,哈哈哈……乞丐还要身份,真是吊都笑歪了……哈哈哈!!”
苏灿听着自己老爹为了安慰自己强装出的笑容,也是默然不语,此时他的心中只觉得无比难受,他们原本是高高在上的达官贵人,在广州城中叶是出了名的奢华无度。
可是到了现在,却落了个只能乞讨的下场。
似乎是感受到了苏灿的内心,苏贵也停下了笑声再次低声道:“阿灿啊,你好好养伤,等到你伤好了,咱们再想其他的办法……”
心癢 瘋子三三
说到这里的时候,外面响起了其他乞丐催促的声音,而苏贵则是应了一声,就急急忙忙的跟了上去。
就这样,苏灿苏贵父子两人就在这破庙之中过着平静的乞讨生活。
而苏灿,也在每天苏贵出去之后,抱着破庙里倒塌的柱子,一点一点的临摹柱子上的文字。
無上仙國
当初他就是因为不会写名字,才从状元郎一下子被贬为乞丐,如果不是他不争气,如果不是他不听劝,恐怕根本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现如今的苏灿,心中也同样是后悔无比,每天都在回忆着曾经的事情,却又对现在的情况压根都没有任何的办法,只觉得心灰意冷。
又隔了七八天,当某一天苏灿一如既往的醒来之后,却发现平时早早醒来的苏贵却依旧是在破烂的被窝里瑟瑟发抖。
心中一紧,苏灿就急忙摸向苏贵的额头,忍不住的开口问道:“爹,你怎么发烧了!”
“啊?糟了……一定是下雪了……”
苏贵迷迷糊糊的开口,不过他却依旧是挣扎着,想要抓着碗出去乞讨。
“爹,银子呢,我去给你买药!”
苏灿见状连忙上前扶助自己的老爹,然后开口问道。
“银子已经没了……昨天给你买了最后一副补药……”
苏贵哆哆嗦嗦的摇头,却只觉得头晕目眩,连坐都做不起来,不过他孩子是挣扎着开口安慰苏灿道:“别担心爹,你是不是饿了?爹现在就去给你讨些东西吃……”
看到苏贵如此,苏灿心中也是无比的难受,就看其将苏贵按下,然后低声说道:“老爹,你休息吧,今天我去讨饭……”
“啊?那怎么行,你可是……”
苏贵听见此话,连忙挣扎着想要起身,显然是不愿意苏灿就这样出去……
而旁边的苏灿看见自己的老爹样子,却摇了摇头不在多说什么,只是用旁边的破旧被子把苏贵包裹起来,自己则是起身大步的朝着外面走去。
这几个月来,林寒留下的银子,苏贵可是一分钱都没有用,全都是买成了药物和补品,想要让苏灿早一点的好起来。
这些事情,苏灿虽然始终都是没有说出口,但是心里却也是明明白白。
此刻外面正在飘着鹅毛大雪,有许多乞丐都是窝在破庙里,宁愿啃着前几日淘来的干粮,也不愿意出去。
这样的天气,大街上更是人烟稀少了。
苏灿现在浑身破破烂烂的,就算是找到了人,也多半是把对方给吓走,又哪里能够要到钱?
转悠了大半天,苏灿还是连一文钱都没有要到,无奈之中,他也只能躲在一处屋檐下,忍不住的高声喊道:“各位大爷大妈们啊,求求你们救救我这个小乞丐吧,我爹生病了,在不治就要完了……”
似乎是听到了苏灿的大喊,身后的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一个妙龄女子端着一个簸萁走了出来,口中还自言自语道:“喂,小乞丐,我这里有些碎炭你要不要?”
“谢谢谢谢……”
苏灿听见声音急忙起身接住,口中更是开口感谢道:“好心人能不能给我一点碎银子,让我给我爹治病……”
鬥絕天下
“哦……”
那女子听见此话,伸手去掏银钱的时候,突然看到了苏灿的脸庞,一时间竟然忍不住的惊声道:“是你!”
“啊?”
苏灿闻言抬头看去,就发现眼前的这女子,竟然是当出怡红楼里跟在如霜身边的妹妹小翠!
要知道,当初他可是在怡红楼里对着如霜说下要考取武状元的话,而当时这个小翠也是在场的。
只不过,苏灿却从未想过在次想见的场景会是这样,也从没想过自己竟然会在这里在次碰到对方。
一想起当初对如霜说过的话,在看看现在自己的这一副模样,苏灿就急忙否认道:“不是我……不是我……”
而小翠却不管不顾,拉着苏灿,急忙朝着身后的宅院喊道:“姐姐,快点出来,是他啊,是苏灿啊……”
一句话,让在宅院里的如霜和莫长老都是吃了一惊,连忙走了出来。
而另一边的苏灿则是好不容易挣脱了小翠的拉扯,急匆匆的想要离开,看到如霜从后面跟来,苏灿心中一狠,整个人就猛在趴在那碎炭上,不消片刻,就把自己的一张脸抹的奇黑无比。
“小姐,你找哪位啊?”
等到苏灿从簸萁里抬起头的时候,已经完全看不出原本的样子了。
而如霜也同样是愣愣的看着苏灿,沉默了片刻,才忽然开口道;“小翠,你认错人了,这不是苏灿,去拿点馒头和碎银子给他……”
12而这边的苏灿,则是松了一口气,慌慌张张的接过小翠拿来的馒头和碎银子,就逃也似的急忙离开。
刚刚走了几步,苏灿就感到眼中的热泪滚滚落下。
当初和如霜第一次见的时候,他是广州将军家的公子,飞扬跋扈,一掷千金。
可是现在在见,他却依旧沦为乞丐,凄惨无比。
这一路上,苏灿根本就不敢回头,生怕一个回头,就让如霜给认出来。
朝着破庙快步走去,刚到破庙外,就看到有官兵押着苏贵在骂骂咧咧的离开。
看到苏贵被抓,苏灿急忙跑过去问道:“爹,你这是怎么了?”
“阿灿,我……我刚才实在是饿的心慌,就去咬了一个小孩子的馒头一口,然后他们就报官了……”
苏贵无奈的开口道。
说到这里,苏灿急忙拿起刚刚从如霜那里讨来的馒头,开口问道:“大人,我这里有馒头,还给他们行不行?”
鬼寶寶:娘親太腹黑
“嘿,我把你的脑袋砍下来,在还给你,你说行不行?”
旁边的官兵见状开口冷笑道。
不过随后,那官兵的首领却看向苏灿,开口笑道:“哟,这不是状元郎吗?相请不如偶遇,状元郎的面子,总归是要给的!”
说罢,就对这旁边的人小声的吩咐了几句。
而苏灿和苏贵则都是面色一喜,还以为对方是想要请他们吃饭。
也正是在父子俩暗喜的时候,那官兵首领却让人从旁边端来一个狗盆,开口笑道:“状元郎,只要你吃了这碗狗饭,我就放了你,你觉得怎么样?”
一时之间,不光是苏灿和苏贵愣在原地,就连周围街上为数不多的行人,也都是看了过来。
而此刻的苏灿,则是愤恨的瞪着对方。
到了此刻,他也明白了过来,对方压根就不是因为苏贵偷吃东西,而是完全就是故意来羞辱他的。
殺手狂妃:魔皇萬萬歲 雉尾
看着狗盆里的米饭,此刻苏灿只觉得今天整个人都衰到了极点。
先是被如霜看到自己现在的悲惨处境,现在又被人如此的羞辱。
那官兵首领看到苏灿瞪着自己,就忍不住的开口冷喝道:“看什么看?快点给我吃,要不然……”
说到这里的时候,还看了眼旁边的苏贵,那意思自然是不言而喻了。
苏灿见此只得收回了自己的目光,重新看向被对方扔在地下的那一碗狗饭,有些犹豫不定。
而旁边的苏贵,则是急忙喊道:“阿灿啊,千万不能吃啊,你要是吃了,以后可就抬不起头来了啊!”
说到这里,他一咬牙,开口怒道:“爹几十岁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只不过苏灿却充耳不闻,只是端起地上的那一碗狗饭。
一看苏灿真的要吃,苏贵就一把揪住旁边的官兵首领,开口怒吼道:“喂,老兄啊,我好歹当初也是个广州将军,你要不要这么欺负人!”
那官兵首领面色一冷,看到苏贵敢这么对自己,忍不住的开口喝道:“给我打!”
旁边的几个官兵二话不说,就朝着苏贵的身上打了起来。
看到自己的父亲被人暴打,苏灿急忙开口喊道:“别打了,我吃……我吃……”
说罢,就狠狠的挖出一大块的狗饭,死命的往嘴里塞。
这一幕,也让周围的众多官兵都是忍不住的哈哈大笑了起来。
“看到没有,状元郎在吃狗饭啊!”
“哈哈哈,真是厉害,你看他吃的多香,活该一辈子做乞丐啊!”
一声声的嘲笑声,让苏灿忍不住的想要仰天长嚎。
只不过吃了几口,苏灿的脸色却忽然变了。
看了眼苏贵,苏灿有些惊讶的开口道;“老爹,味道不错啊!”
说起来,苏灿从早上到现在,这么长的时间里,可是一点东西都没有吃,也早已经就是饥肠743辘辘了。
此刻猛然吃下来,又是很久都没有吃到的米饭,自然是觉得香甜无比了。
另一边的苏贵,在听到苏灿的话之后,也是面色一惊,忍不住的问道:“真的假的!”
他也是早已经饿的受不了,此刻听到苏灿这么一说,也有些意动。
苏灿则是一脸惊奇的开口道:“真的,你快来尝尝,真是太好吃了!”
周围的一群官兵见到这一幕不禁都是看的面面相觑,而苏贵也是挣脱旁边官兵的的束缚,上前几步,抓了一大口就吃了起来。
尝完之后,苏贵也是忍不住的惊讶道:“还真是唉!”
“快吃快吃,好久没有吃到这么好吃的饭了!”
花樣兒離歌
苏灿看着自己的老爹开口催促着。
就这样,两人你一口我一口的,刚吃到一半,苏灿就眼尖的捏出一小块的肉,在次开口惊讶道:“爹,你快看,有一条肉丝在里面啊!”
“什么肉丝,是肉排啊!”
看着苏灿手里的一小块肉,苏贵也是一幅大喜的神色,这几个月里他们每天都是在饥饿之中度过,什么时候有过吃过肉?
而另一边的苏灿闻言则是连连点头开口笑道;“快,一人一半!”
就这样,两人分开一小块肉,大口的吃了起来,没多久,就把一碗饭快要吃完。
旁边的那个官兵首领,看到两人如此,也是忍不住的开口呲笑道;“唉,吃的比癞皮狗还要快,注定这辈子吃狗饭啊!”
说完之后,苏贵还想把剩下的吃掉,只不过苏灿却猛的挡住了他。
旁边的官兵首领一看,还以为是自己的话让苏灿生气了,便冷笑道:“怎么?快点给我吃完!”
苏灿却努力的把口中的饭咽下去,随后才看着那官兵首领,认真的开口说道:“这碗饭太好吃了,我想留着做夜宵……”
“夜宵……”
那官兵首领听见此话瞬间哈哈大笑了起来,接着便一脸蔑视的看着苏灿,开口嘲讽道:“亏你想的出来,真是天生当乞丐的料子啊!”
说罢,这官兵首领又是起身看着其他官兵开口笑道;“状元郎落得吃狗饭,咱们去吃人饭去!”
足球先驅
一众官兵都是哈哈大笑,前呼后拥的离开,却也不在去找苏贵的麻烦。
而此刻在远处,如霜和小翠以及莫长老都是面色沉重的看着这边的事情,在刚才看到苏灿吃狗饭的时候,如霜就觉得对不住苏灿。
毕竟当初在怡红楼之中,是她说只要苏灿当了状元就可以娶自己,却没想到苏灿因此而落到现在这个地步。
此刻看到官兵离去,如霜急忙上前来,看向苏贵开口出声道:“苏伯伯……”
苏贵还在回味着刚才的狗饭,看到如霜过来开口叫自己,也急忙问道:“你是……”
“丐帮帮主就是我爹!”
如霜低声开口,接着神情有些难过的道:“不如你们两位加入我们丐帮!”
说到这里,她便转头看向了旁边的莫长老,开口问道:“莫大叔,你说好不好?”
莫大叔连忙点头,而另一边的苏贵则是问道:“丐帮?那正好啊,我们两个现在就是做乞丐的,加入你们丐帮有个照应也好……”
这边发生的一切,都被不远处的一个路人看在眼中,没多久之后,这个消息就传回了林寒的耳朵之中。
听到苏灿已经加入了丐帮,林寒也是略微感到松了一口气。
先前他一直没办法去帮苏灿,就是因为自己的任务之中必须要求苏灿加入丐帮。
也正是因此,在面对赵无极欺负苏灿和苏贵的时候,林寒才无法过多的介入其中。
毕竟一旦苏灿和苏贵离开京城,到时候可就无法加入丐帮了。
更何况,林寒也希望苏灿能够感受一下最底层的生活。
毕竟对于曾经的苏灿来说,不管是在见到如霜那一刻时的心酸,亦或者是在收到屈辱时的愤怒,都能够让他真切的感受到这个世界……
也只有这些事情,才能够重新唤回苏灿的斗志,才能够让他再一次的站起来。
这种事情,就算是别人说上一千遍一万遍,也是没用的,只有他自己去亲自去感受体验,才能够有效果。
而另一边的苏灿和苏贵父子两人,也在如霜等人的带领下,慢速前进,一直来到了江湖最大的帮派丐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