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6n7z精华都市异能 問丹朱 起點-第三百六十二章 好奇讀書-3e3aj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皇帝也一如既往没有对陈丹朱喊打喊杀,赶出去就不理会了。
陈丹朱跟着阿吉慢慢的走。
“丹朱小姐,你说你也是,为什么每次都来惹陛下生气。”阿吉抱怨。
陈丹朱忙道:“这次我可不是,啊呸,我什么时候也不是,我这次是为了让陛下高兴才来的。”
以前真不是故意来惹皇帝生气的,这次是故意的,她忍着笑。
阿吉看她一眼:“那真看不出来,明明陛下又发脾气了。”
陈丹朱无奈的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我什么都没说,陛下就发脾气骂我。”
虽然她是抱着看陛下被吓一跳的心思来的,但怎么看陛下除了吓一跳,真没有半点喜。
恼火,生气,冷嘲热讽,就是没有见到分别许久的幼子的欢喜。
哪怕先前生气骂过之后,虽然不至于抱头痛哭,也该关切一下嘛。
好奇怪。
看来,皇帝对这个幼子不怎么喜欢啊,也许是不打算接过来,是被逼迫无奈?
陈丹朱凝着眉头胡思乱想,阿吉重重的咳嗽一声,她有些茫然的抬头,入目一片黑,再抬头,看到周玄的脸。
不知什么时候,这个年轻人站在了面前,她就差一步就撞上了。
年轻人抬着下巴,神情木然,视线越过她,似乎根本就没有看到面前多个人。
陈丹朱越过他:“阿吉啊,觐见过陛下了,我们再去见见金瑶公主吧,进宫一趟,不见她一面,很失礼呢。”
阿吉对她瞪眼,什么鬼话,你在这皇宫里到处乱逛才是失礼呢,但看了眼站在原地不动的周玄,虽然周玄还没说话,他也能感受到气氛有些不妙,哼哼哈哈两声敷衍忙引着陈丹朱要离开这里——
周玄伸手将陈丹朱抓住了。
陈丹朱被拉拽身形踉跄一下,阿吉在一旁已经喊“侯爷,你要做什么!”,人也上前伸手要阻拦。
周玄看也不看他,只看着陈丹朱:“你进宫做什么?”
老公大人太腹黑
陈丹朱站稳身形,淡淡道:“见陛下啊。”
求婚成癮:霸蠻總裁強撩妻
“你见陛下做什么?”周玄道,忍不住盯着陈丹朱,自从军营一别后,他就没有跟她这么近说过话,或者说,他们没有再说过话。
冷酷殿下判出局 歐陽鄀兮
先前她病着,他去牢房看了,女孩子如同瓷娃娃一般毫无生机的躺着,当时他的心跳都停下了。
美女上司的貼身狂龍
有些人你以为永远不会失去,但突然就消失了,那种感觉,他不想再体会一次。
他当时想,只要她好起来,哪怕视他为仇人,他也不跟她生气了。
只是她病好了,被封郡主,然后躲进家里再也不出来,他一直没有机会见她,他常常在她家外站着,被他修缮过的墙头高高的,墙头后还藏着虎视眈眈的骁卫,当然这也阻挡不了他,他依旧能翻进去去见她——
這個妖孽有點坑
不过,她的身体也还没痊愈,心情也必然不好,担心见了他又吵起来。
他还没想好,怎么跟她说话。
这一刻,他抓住了女孩子的胳膊,感受着衣衫下肌肤的温热,他的心便软下来。
鴻蒙道之幻世逍遙 風神一笑
不想那么多了,他就跟她道个歉好了。
“丹朱。”周玄声音轻轻,没有因为女孩子阴阳怪气的回答生气,“你不要什么事都来跟陛下告状,你有什么不满的生气的,你跟我说——”
陈丹朱打断他:“侯爷想多了,我没有来跟陛下告状,是有很重要的事,只不过这件事我不便说,或许你去见陛下,陛下会告诉你。”
很重要的事?周玄愣了下。
“好,我不问你了,我也正要去见陛下。”他说道,“丹朱,不过我要告诉你,今天我去——”
網遊之武林歪傳 李龍衣
陈丹朱再次打断他,将手臂用力抽回来:“侯爷,您去做了什么不用告诉我,我要出宫了,先告退了。”
说罢转身就走。
娛樂入侵
周玄脸色发青:“陈丹朱!”他要一步冲过去。
阿吉忙伸手挡住:“侯爷,宫中不得无礼。”
周玄这才看了眼这个小太监,嗤笑一声:“你谁啊,这宫里连进忠太监都不拦我。”
阿吉还没说话,陈丹朱将阿吉拉开挡在身后。
“是啊,侯爷无人敢惹。”她说道,“请侯爷不要为难我们。”
说了不跟她生气,不跟她生气,周玄深吸一口气,放低声音道:“我不是为难你,丹朱,我是要跟你说话,你就不能好好听我说话吗?听我告诉你我今天去做了什么事。”
陈丹朱看着他摇摇头:“侯爷,你做了什么事,我不想知道,所以你不用告诉我。”
这个女人真是能把人气死!周玄只觉得头上腾腾的冒火,阿吉抓着陈丹朱就往外推“丹朱小姐,陛下命你立刻出宫,不要再耽搁了。”
陈丹朱也没有再看后边,和阿吉走开了。
身后没有周玄的喊声再响起,人也没有追过来。
陈丹朱倒是有些意外,忍不住回头看了眼,见周玄站在原地,如同一石桩一动不动。
“丹朱小姐,快走吧。”阿吉催促,“可别跟周侯爷打架。”
陈丹朱被阿吉逗笑了:“我又不傻,我只跟我能打过的人打。”跟着阿吉很快走到宫门,临出宫的时候回头看了眼,周玄的身影不见了。
紧绷着心神的阿吉这时也回过神,看看宫门前马车边急急迎来的婢女阿甜:“少了一个,那个骁卫呢?”
适才进殿的时候,殿内就只有丹朱小姐跪着,他慌里慌张的急着带丹朱小姐走,忘了少一个人。
陈丹朱哦了声随意道:“陛下要走了啊,陛下看他比较厉害,就要回去了。”说到这里又愤愤,“陛下也不说给我再补一个人。”
原来如此啊,阿吉松口气:“丹朱小姐你就别乱说话了,那本来就是陛下赐的骁卫,你快回去吧。”
陈丹朱将手搭在近前的阿甜胳膊上:“回去吧,我也累了。”又转头唤阿吉,“阿吉你给我找个车夫啊,陛下要走了我的一个骁卫——”
阿吉摆手打断她:“丹朱小姐你上车,我亲自驾车送你。”
重生之靈魂刺客 雨鳴
快走吧,别说话了。
陈丹朱坐上车,阿吉驾车虽然没有竹林那么熟练,但也安安稳稳的离开皇城向陈宅去。
身后又一阵热闹,阿甜掀着车帘看:“是太子殿下。”
陈丹朱看出去,见一队禁卫护送着太子从皇城奔出,太子骑着马,神情似惊喜似不安,还跟身边的人在大声的说话“真的是六弟?”
競技之血 雛松丶
身边的人似乎不敢确定“说是这样说,但没看到人,殿下,要不先去跟陛下说一声。”
太子催马疾驰“先不要惊动父皇,孤去看看。”
太子也看了眼这边不起眼的马车,知道是陈丹朱,但没有理会带着人纵马疾驰而去。
这是听到消息去接弟弟了啊,陈丹朱撇撇嘴,幸灾乐祸一笑,可惜,你晚了一步,只能接个马车。
但,接不接的无所谓,陈丹朱又垂下嘴角,这一世你最好不再有机会安排停云寺谋杀这个弟弟了。
她看了眼皇城,高高大大阴阴沉沉,再明亮的日光投在其上似乎也被吞噬,天家父子哥哥弟弟们的事,她就别多想了。
陈丹朱放下车帘,与她也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