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 墨桑-第143章 此麻煩非彼麻煩鑒賞

墨桑
小說推薦墨桑墨桑
李桑柔身后跟着黑马和窜条,在米行以及码头诸人的瞩目下,旁若无人的巡查了六大米行。
大常带着小陆子、大头和蚂蚱,也是一样的气势,走遍三十八家小米行,一一记录在册。
隔天申初,大常炖了锅羊肉,几个人吃好饭,收拾准备好,申正一刻,出了炒米巷,叫了辆大车,往东水门码头过去。
申末前后,大车停到东水门码头时,夜幕开始垂落,喧嚣的码头已经安静下来。
李桑柔背着手,转身打量了一圈,抬脚往东水门米行那一片占地广大的仓库过去。
大常一身皮甲,扛着狼牙棒,紧跟着李桑柔,黑马握着刀鞘,保持着随时可以出刀的架势,虎虎生风的跟在李桑柔另一边。
小陆子、大头,蚂蚱和窜条人手一把刀,跟在后面。
东水门米行大门紧闭。
李桑柔站在大门口外,看了看,转身,沿着围墙往前。
围着围墙看了一圈,李桑柔再站到米行大门口时,天已经黑透了。
弯弯的细月和满天的星辉下,米行内外一只灯笼都没有,显得格外安静而柔顺。
“砸开门。”李桑柔托起小钢弩,吩咐大常。
大常上了台阶,一狼牙棒下去,包铜钉钉的大门喀嚓一声,从中间破开,大常再砸了一棒下去,抬脚踹开了大门。
大常立刻退到李桑柔身后,李桑柔平托着钢弩,站在米行大门口,凝神细听了一会儿动静,一步一步上了台阶,最先进了米行大门。
斜对着李桑柔,至少百步之外,一个声音响起,“大当家安好,在下是乔安的朋友。”
声音响起处,站着个从上到下,一片漆黑的人影。
李桑柔眯眼看着黑影,没说话。
“在下一个人,带了把刀,没带弓箭。”漆黑的人影说着话,扬起胳膊,转了一圈,“请容在下走近几步说话。”
“你过来吧。”李桑柔应了一声,托在手里的钢弩一动没动。
对面的漆黑人影一步一步,走的节奏分明,走到只有十几步,黑影再次举起胳膊,转了一圈。
李桑柔将钢弩递到身后,小陆子急忙接过。
见李桑柔递走钢弩,黑影站住。
“在下,”黑影顿了顿,才接着道:“从前名云一,乔安跟在我身边五年,我三十五岁那年,他接手做了云一。”
“你是云梦卫统领?怎么会在这里?”李桑柔听顾晞说过云梦卫,知道这个云一直到云五百的变态规矩。
“乔安接手云一之后,我退出云梦卫,到现在,四年三个月,乔安一共给我写了三封信。
第一封信,是乔安到大帅帐下当天,写了封信给我。
合肥之战隔天,又写了一封。
大当家从合肥启程回建乐城时,乔安又写了封信,让我去找您。”
黑影的声调刻板无波,李桑柔却听出了刻板之下涌动的波澜。
“你的姓名,还记得吗?”李桑柔看着黑影,黑色的帷帽下,她看不到他的脸。
跌 破 5 日 線
“孟彦清。”孟彦清抬起手,将帷帽推向后面。
孟彦清四十岁左右的样子,眼神锐利,面如刀削。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李桑柔问道。
“六大行联手,找到我,要我们在这里杀了你。”孟彦清看着李桑柔,“云梦卫是在老王爷,”
孟彦清顿了顿,解释了句:“老睿亲王爷,是从老王爷手里开始有的。
老王爷带着云梦卫,做的头一件事,就是从当时的码头帮手里,抢下了通远米行,再通过通远米行,收拢了建乐城的大小米行,分成六大行,以及三十八家小米行。
供养云梦卫的钱,来自六大米行。
老王爷之后,六大米行由王爷接手,云梦卫的用度,一直是从王爷手里支应的。
云梦卫中,退下来的病残老,有时候,受米行调用。”最后一句,孟彦清说的有几分含糊。
作为曾经的云梦卫,受米行调用,他觉得极其耻辱。
“你今年多大了?”李桑柔看着孟彦清。
“四十,云梦卫都是精锐,年过三十五周岁,就是老了。”
“乔统领让你找我,找我做什么?”李桑柔接着问道。
“从前,入云梦卫,就要忘掉姓名,忘掉过往,在黑暗中活,在黑暗中死。
现在,云梦卫在合肥城外扬起了云梦旗,纵横沙场,乔安是乔安,不是云一了。”孟彦清声调中透着压抑不住的激动。
“你,你们,打算重回军中?或是重回云梦卫?这容易,让乔安和大帅说一声,肯定就可以了。”李桑柔眉头微蹙。
她这趟收伏六大米行,貌似要收个大麻烦了。
“我十七岁入云梦卫,在黑暗中行走了将近二十年,现在,再重回军中,我该做什么?我能做什么?”孟彦清看着李桑柔,声调里透着浓烈的苦涩,“我们,该做什么?能做什么?”
李桑柔看着孟彦清,片刻,一声长叹,肩膀差点要耷拉下去,”你们还有多少人?都住在一起?”
“一百三十七人,能动用的,八十四人,四十五岁以下,六十一人。都在城外庄子里。”孟彦清答的爽气无比。
“米行现在在谁手里?大帅,还是睿亲王府?”李桑柔接着问道。
“这我不知道。”顿了顿,孟彦清看着李桑柔道:“王爷还活着呢。”
是啊,睿亲王虽然出了家,可他还活着呢,她这一句问的可不好!
李桑柔一阵懊恼,抬手揉了把额头。
她带人抢码头抢地盘,前前后后抢了几十年,抢到眼下这种情形,还真是头一回!
她有点儿懞。
李桑柔慢慢吸了口气,再慢慢吐出来,看向孟彦清道:“你的人,多长时候能叫过来?”
“头一回见大当家,能来的都来了。”孟彦清说着,吹了声口哨。
孟彦清身后,一排排的米行仓库中间,一个个黑影闪身出来,一队队排到了孟彦清身后。
“我的滴个娘来!”黑马忍不住叫了声。
这要不是乔安写过信,这么多人,今晚可是一场硬仗,刀都得砍卷了刃。
“这位就是桑大当家。”孟彦清侧过身,伸手示意李桑柔,一排排的黑影拱手躬身,沉默见礼,肃杀之气,扑面而来。
李桑柔拱手还礼。
“六大米行,以这东水门米行为首?”李桑柔直起身,看着孟彦清问道。
“是。”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东水门米行,除了行首朱长盛,还有四个行老,一个总帐房?”
“是。”
“把朱行首,四个行老,总帐房,六个人,带到这里来,好好带过来,别伤着。”李桑柔看着孟彦清道。
祸水三千
“是。”孟彦清一声是,答的干脆直接,半点犹豫也没有。
干脆的让李桑柔又想叹气。
看着在孟彦清点指下,退役的云梦卫四人一队,六个小队出了米行大门,李桑柔摸了条长凳坐下,用力揉着额头。
云梦卫一直由六大米行供养这事儿,皇上知道吗?
世子肯定不知道,他要是知道,在看到那张粮价时,肯定就提醒她了。
孟彦清和这帮退役的云梦卫,皇上肯定知道,他知道他们的心思吗?他知道他们替六大米行当打手这事儿吗?
唉,建乐城的米行,没什么油水了。
孟彦清他们,想要什么?恢复姓名?回家?钱?建功立业?扬名天下?
想知道他们想要什么,极容易,问一句就问出来了,可问出来之后呢?
收拾建乐城米行,能想到的麻烦她都想到了,可她想到的,一个没到!
扑到她脸上的麻烦,是她怎么也想不到的!
唉,真正的麻烦,总是在你最想不到的时候,扑脸而来。
“老大,没事儿吧?”大常悄悄蹲下,低低问道。
“有点儿麻烦。”李桑柔叹了口气。
“那就好。”大常长舒了口气。
“老大说,有点儿麻烦!你怎么那就好?”黑马绕到大常旁边,捅了捅大常。
大常斜瞥了他一眼,没理他。
小陆子四个,在李桑柔身后蹲在一排,看着黑衣人一队队出去,余下的一个个站进黑暗中,时不时啧啧几声。
真整齐,真好看,一看就是云梦卫的范儿!
云梦卫这支黑暗中的王者,哪怕老了退役了,也锋利不凡,没多大会儿,几十匹马就冲到米行大门口。
“把灯笼点起来。”李桑柔站起来,吩咐了句。
“点灯。”孟彦清立刻接口命令。
一盏盏灯笼点起挂上,从大门口到院子里,一片明亮温暖。
退役的老云梦卫们,从马上提下或胖或瘦的六个人,推进米行大院内。
“朱长盛。”李桑柔站在六个人前面,一个一个的看过去。
一个云梦卫将东水门米行行首朱长盛从六人中推出来。
“陈光山。”
陈光山被推出来,踉跄往前,惊恐万状,想看李桑柔却不敢直看。
“我让你捎的话,你捎到了吗?”李桑柔滑出狭剑,托起陈光山的下巴,让他的脸对着自己。
蛰伏
陈光山想点头却不敢动,抖着嘴唇,“捎,捎到了。”
“他都告诉你了?我让你写的新规矩呢?在哪儿呢?”李桑柔站到朱长盛面前。
“大当家,你也该知道了,米行是睿亲王府的米行,大当家要说话,该去王府说话。”朱长盛还算镇定。
“米行是睿亲王府的米行,这话,是睿亲王府说的?”李桑柔再次打量朱长盛。
“这是明摆着的。”朱长盛扯着嘴角,扯出丝干笑,“大当家投在世子门下,咱们都是王府门下,大当家想插手米行生意,该找世子说话……”
“投在世子门下,找王府说话。”李桑柔笑起来,“你是看清楚请你的人是谁时,才想起来这两句话的吧?
第一,这两句话你都说错了。
第二,建乐城这米行,从你们投毒那会儿起,就归我了。
第三,睿亲王府也好,永平侯府也罢,或是别的什么家,要是他们觉得你们这米行是他家的,那就让他们来找我说话。”
李桑柔的话顿了顿,看了眼笔直站立的孟彦清,嘿笑道:
“不过,找也没用了,我现在很生气。
我问你:
新规矩写了吗?
没有。
投毒的事儿,想好怎么给我一个交待了吗?
没有。”
李桑柔嘿笑一声,转头看向陈光山,“咱们先把你的帐清结了吧。
十斤砒霜是你给赵有的,是谁给你的?还是你自己去买的?”
“是他们让我,他们……”陈光山吓的冒了一额头冷汗。
他去看过赵有了,那两条碎了骨头的腿,割掉的耳朵,吓的他从回去到刚才,连屋都没敢出过。
“砒霜是你买的,还是别人给你的?谁给你的?”李桑柔用狭剑托住陈光山下巴。
“库,库里,拿的。”陈光山吓的一动不敢动。
李桑柔喔了一声,米行耗子多。
“投毒这事儿,你们都有份儿,可他们没动手,你动了手,这动手的帐,咱们先清结了。
要么,我杀了你,这帐就清了。
要么,把米行的帐,明帐暗帐,统统交出来,我再断你两只手,这帐,也算清了。
你选一样。”
“不是,不怪,饶饶……”陈光山直挺挺站着,语不成句。
“杀了你?”
“不不不不!”陈光山拼命尖叫。
“断手交帐?”
“我交帐,大当家……”陈光山用力抓着两只手。
“让我来吧。”孟彦清上前一步。
李桑柔嗯了一声,往后退了两步,看着两个云梦卫上前抓出陈光山两只手,孟彦清抽刀断手,干脆利落之极。
两个云梦卫不知道从哪儿摸出卷布带,卷紧陈光山的手腕再包住断口,手法熟练。
“带他去取帐册?”孟彦清看着李桑柔问道。
“让他指点清楚,把钥匙交出来,留几个人看着就行,不用搬出来。”李桑柔吩咐道。
“是。”孟彦清应声,挥手示意,架着陈光山的云梦卫一巴掌打在陈光山脸上,将痛晕过去的陈光山打醒,在陈光山的指点下,十几个云梦卫往帐房过去。
李桑柔站到朱长盛面前。
朱长盛圆瞪着双眼,直直瞪着落在地上的那两只手,呆若木鸡。
李桑柔抬手拍了拍朱长盛。
“你不知道我是什么人,这头一回有令不从,就放过你一回。
我再给你一天,明天天黑前,把新规矩写出来,送到顺风铺子。”
朱长盛喉咙紧涩的说不出话,只不停的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