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qtrw好看的都市言情 奮鬥在沙俄 愛下-第五百五十一章 失望而返-boqzq

奮鬥在沙俄
小說推薦奮鬥在沙俄
看看包贾尼和科苏特一帮人的革命路线,你就知道他们能走到今天真心是因为运气以及哈布斯堡家族的颓废。
最初的匈牙利革命,其实并不是什么武装斗争路线。相反是传统的民主抗议路线,从民众的散步集会开始,一步步递进。因为整个欧洲都陷入革命的狂潮之中,衰弱的哈布斯堡家族根本无力扑灭遍及全国的抗议浪潮。
美人似毒
只能先以退为进,做出一定让先稳定局势,然后集中兵力消灭那些棘手的反对者。所以在初期,为了稳住匈牙利人,奥地利是做了让步的,大概奥地利人的想法是先拉住帝国内部势力最大的匈牙利人,稳住他们,然后去镇压相对弱小的捷克和意大利革命,扫平了那些弱鸡之后最后再来调教匈牙利人。
所以一度匈牙利形势一片大好,获得了相当的自治和自由。一度也没打算乘胜追击而是准备安心当帝国的好臣民了。
撒旦危情 藍錦色
可谁想到1848年革命的这锅热油如此的汹涌,哈布斯堡家族按下了匈牙利这个瓢,但捷克和意大利那头是一天比一天闹腾得厉害。眼瞧连基本盘奥地利都天下大乱,根本是无力平叛。无奈之下只能想方设法地积攒力量去平叛。
这样基本已经消停的匈牙利就进入了奥地利的视线。奥地利人觉得既然老子给了你们那么多自由和权力,那么你们于情于理都应该为帝国效力,不说别的,赶紧地过来帮忙平叛吧!
可谁能想到,匈牙利人也是愣,那是好处要占,但是事情不办。什么?你们奥地利人要我们匈牙利出兵帮助平息意大利的叛乱,嘿嘿,对不起,不干!
这断然地拒绝无疑是激怒了奥地利,因为奥地利人完全有理由不高兴。你们的要求老子都答应了,但是你们竟然只想要好处但却一点都不付出,都不愿意为帝国的生死存亡尽一份力量,那要你们有什么用?
自然地,双方是约谈越拧巴,话不投机半句多,最后是谈判破裂撕破了脸。再然后自然是没啥好说的,打呗!
暂时腾不出手的奥地利人选择了借刀杀人,利用匈牙利人和克罗地亚人以及塞尔维亚人之间的矛盾开始搞事情。委任耶拉契奇为中将负责指挥匈牙利境内的一切军队,怂恿克罗地亚人去对付匈牙利人。
这自然是对克罗地亚的口味,谁让匈牙利人根本不承认克罗地亚的自治权,还百般打压克罗地亚,如今耶拉契奇有了奥地利的背书,完全是师出有名,自然第一个就跟匈牙利过不去了。
于是乎奥地利人几乎没费什么功夫,就利用克罗地亚拖住了匈牙利,给温迪施格雷茨创造了安心平定波西米亚叛乱的良好环境。
其实吧,事情本不应该走到这个地步的。如果匈牙利人稍微现实一点,其实是可以保住革命成果的,但是呢,问题就出在了前面说过的内部不团结革命目标不一致上了。
我家遊戲艙通異界
包贾尼和塞切尼为首的保守派是倾向于同奥地利合作,答应奥地利的要求,同意出兵意大利平叛的。但以科苏特为首的激进派和共和派是坚决不同意,各种起哄架秧子,愣是给这事儿搅黄了。直接导致了事情变得不可收拾。
不客气地说匈牙利革命走到现在这个地步以及最后失败,科苏特一伙人的责任特别大,不切实际的目标太多,又根本不讲斗争方法,一味的用强,最后得罪死了奥地利还闹翻了克罗地亚和塞尔维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蠢得无可救药。
不客气地讲,科苏特等人的革命史,就是一部自以为是自作主张的作死史。也难怪后来奥匈帝国建立,匈牙利人直接就给这货忘得一干二净了,实在是其做得太差劲了。
科苏特这个搅屎棍子还特别烦,手段还特别欠缺灵活性,本身又根本没有军事斗争的经验,跟愣头青一样愣折腾,如果不是奥地利本来就是四处起火,就他这一套拙劣的手段,死一百回都有了。
更好笑的是这货在革命失败潜逃国外之后,还将所有的黑锅都丢给了曾经地队友。骂阿尔图尔是叛徒,骂包贾尼等人是天真的保皇党,总而言之都是别人的错,自己是纯洁的白莲花。
这也是为什么李骁没有特别亲近科苏特,仅仅只是跟他做交易的根本原因所在。因为他知道这货养不熟带不亲,在他身上投入再多都是白搭。更知道这货的性格和手段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大发展,利用一把就完了,省的最后还被他拖累了。
絕色女尊:權傾武林
“老朋友,现在怎么办?”
失望而归的塞切尼和包贾尼情绪很是低落,原以为还可以做一做法国人的工作,结果却挨了当头一棒,换谁都会郁闷。
塞切尼认为:“现在看来,指望法国给予我们援助是痴心妄想,这也间接说明了同奥地利彻底决裂,用武力解决问题是没有希望的!老朋友,我觉得我们应该多做一点工作,劝阻科苏特一伙人放弃不切实际的想法,重新跟奥地利谈判,用和平的方式去解决问题!”
包贾尼何尝不想用和平的方式解决问题,可问题是科苏特根本不会听的,他比塞切尼更清楚科苏特的野望,知道这个人是绝不可能跟奥地利妥协的,更何况现在他还打赢了克罗地亚人的进犯,声望还在顶点,怎么可能听得进去他们的逆耳忠言啊!
“那怎么办!”塞切尼懊恼地抱怨道:“法国人摆明了是只要钱,没有钱就没有军火。而我们的财政又是一塌糊涂,哪里有钱啊!”
包贾尼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咬咬牙回答道:“所以我们的当务之急就是搞钱!”
全民學霸
这让塞切尼大吃一惊,愕然道:“搞钱?你真想听法国佬的,去募捐还是去加税?!这不是乱来嘛!”
包贾尼长叹了口气道:“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不过募捐和加税都不可取,我觉得唯一的办法只能是发行新的债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