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言情小說 最強狂兵 ptt-第5004章 關於消失了的那扇門!看書

最強狂兵
小說推薦最強狂兵最强狂兵
当这个黑衣人看到那断成两截的无尘刀之时,眼睛里面的光芒瞬间阴沉了许多。
他虽然此时已经身受重伤了,但是,任谁都能感觉到,从他的身上已经腾起了一股惊人的煞气!
“那是她的刀,就这么被你毁掉了?”他问道。
苏锐甚至清楚地看到,对方的嘴唇明显翕动了好几下。
从他的视角看去,这种嘴唇的翕动,更像是心痛的颤抖!
“奥利奥吉斯干的。”苏锐面无表情地淡淡说道:“无尘刀和欧罗巴之刃,都已经断了。”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心也是一阵阵的抽疼。
也不知道以如今的科技,能不能将之彻底复原,可是,就算是能做到,复原之后的无尘刀,还能一展当初横扫江湖世界的风采吗?
黑衣人不吭声了。
他看着那两把断刀,似乎在刻意地压抑着心中奔涌着的情绪。
一股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压迫感,开始以他为圆心,向四周迅速扩散开来。
好像一场飓风正在酝酿,而这黑衣人本人,就是飓风的风眼!
虽然之前被罗莎琳德痛殴一顿,可是,此刻,没人怀疑,洛佩兹依旧是个强者!
“洛佩兹,看样子……你还没走出来吗?”苏锐问道。
没错,这个黑衣人就是洛佩兹!
所以,这也是苏锐没有痛下杀手的原因所在!
苏锐知道,洛佩兹是有着他自己的野心的,几乎每次都会站在自己的对立面,无论是关于生命神殿的希纳维斯,还是星空神殿的耐萨里奥,皆是如此,但是,苏锐能够看明白,其实洛佩兹每次都不想杀自己,甚至,对方看到苏锐出现一些成长和提高的时候,似乎还会有一丝隐藏极深的欣慰。
君倾伊人之冰玄
苏锐之前并不能够判断清楚这种欣慰之情的来源,现在看来,大概极有可能是因为……苏锐是露天心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传人。
以洛佩兹的冷酷性格,以这样一种态度,去对待一个没怎么见过面的年轻后辈,本身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甚至,由于苏锐的缘故,洛佩兹还从贺天涯的手底下救下了冷魅然。
关于那一次在迈阿密的伸出援手,苏锐还没有机会向洛佩兹表达谢意。
其实,刚刚在苏锐跳进海里追杀奥利奥吉斯的时候,洛佩兹虽说是潜伏在海浪之中,趁机对苏锐出手,可是实际上他并没有对苏锐祭出杀招,只是让苏锐感受到了一股致命的危险而已。
现在回看整个过程,其实洛佩兹更多的是在借助着苏锐那一招的反推之力登船,至于他为什么要冲向镭金实验室,至于那实验室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是他所在意的,那就只有洛佩兹自己才知道了。
洛佩兹的手下有很多不错的战将,可是,随着苏锐的实力暴涨,他的那些手下都已经派不上用场了,关键时刻只能亲自来。
而今天,奥利奥吉斯和太阳神殿的遇见,其实是一个巧合,并不是洛佩兹有意而为之。
这一场涉及到几方势力的大乱斗,真的只是一场以逐利为前提之下的偶遇而已。
至于奥利奥吉斯当初能够在宙斯等几大高手的围攻之下死里逃生,究竟是不是洛佩兹所为,目前苏锐还不确定,但是,现在看来,洛佩兹的身手固然强悍到了极点,可应该没有在宙斯的眼皮子底下神不知鬼不觉营救奥利奥吉斯的实力。
…………
睹物思人。
或许是爱屋及乌的原因,洛佩兹每每看到这把无尘刀都会不淡定,更何况,现在,这把伴随着露天心横扫华夏江湖世界的超级战刀,已经变成了两截了!
好像什么东西在洛佩兹的心里面崩塌了。
虽然他之前已经表现的很洒脱,似乎已经从那一段经年之恋中走了出来,可是,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在看到某些和她有关的物品的时候,洛佩兹的心情还是会难以克制的波动起来。
这似乎并不是一代绝顶高手所为,有这样的心境制约,也许会阻挡洛佩兹攀登更高的山峰。
苏锐看着洛佩兹,说道:“如果你能提前知道,这把刀是被奥利奥吉斯给砍断的,那你当初还会不会救他?”
“不会。”
洛佩兹直截了当地给出了他的答案!
苏锐听了这句话,唇角竟是勾出了一丝微笑。
洛佩兹的答案让他非常满意,连带着对他的愤怒都消散了一些了。
桃花孽
看来,露天心和无尘刀在洛佩兹心里的重要性,还是要远远大于他的那些野心和谋划!
这个家伙明明是个重情重义的人,为什么偏偏要走到这一步?
苏锐真的没法判断,这同一个人的两面,似乎有着极为严重的割裂感。
那么,到底哪一个洛佩兹才是真实的呢?
苏锐并不知道答案,也许,这个答案今天也不会被解开。
苏锐并没有逼问洛佩兹,尽管他现在已经建立了极为巨大的优势。在对方陷入沉思的时候,苏锐对周显威招了招手。
见此情景,周大公子只能拖着他那几乎被奥利奥吉斯给打成残废的第三条腿,一脸艰难一瘸一拐的挪了过来。
“给你看看吧。”苏锐伸手取过无尘刀的两截断刀,主动将之放进了洛佩兹的手里面。
他似乎完全不担心洛佩兹这个时候会突然发起偷袭。
洛佩兹低头,手指在长刀的断口处轻轻拂过,随后又轻轻摩挲。
苏锐隔着一米都能够感受到对方的心痛。
所以,他自己也沉默着,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看着对方而已。
“都过去了。”洛佩兹看着断刀,自言自语。
“是啊,都过去了,不要和过去的自己过不去了。”苏锐摇了摇头。
他这句话有着深层次的劝说意味,苏锐也相信,洛佩兹能够听得懂这其中的深意,但是,至于对方愿不愿意去听懂,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我说过,这世界上,总有让你不得不为之而屈服的力量。”洛佩兹说道。
“你是想告诉我,你一直都处于身不由己的状态里吗?”苏锐的声音渐渐变冷:“洛佩兹,我相信,你自己也不想看到你现在的样子,如果你愿意的话,地球之大任你纵横,何必非要受制于人?”
其实,洛佩兹的话语里面所流露出来的信息量,真的大到了足够惊人的程度了!
难道说,哪怕已经站到了洛佩兹这样的高度,也不可能拥有绝对的自由与超脱?
那么,站在洛佩兹身后的那个人又得多么的可怕?
那么,这样毕生对力量的追求、对利益的追逐,又有什么意义?
所付出的代价这么巨大,所换来的又是什么呢?还是继续在别人的脚下臣服吗?
所以,苏锐看起来是在逼问洛佩兹,可是,也是在给他自己的内心寻找一个答案。
“并不是,但是有些事情,我无需向你解释。”洛佩兹说道。
他还在看着断开的无尘刀,似乎往日的一幕幕正在他的眼前缓缓闪过。
过去的事情,还是过不去呢。
有些身影,已经在自己的心中存了几十年,本以为她的形象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渐渐变淡,可是,现在看来,完全不是这样。
那飘逸如仙的身影不仅没有淡化,反而越发清晰,在时间和回忆的双重滤镜之下,显得更加动人!
“可你看看我的那两个师父。”苏锐直接说出了名字:“司徒远空和露天心。”
这句话的潜台词已经是非常明显了——你说你身不由己,你说你受制于人,那么,人家两口子怎么就可以云游四海,怎么就可以去过想过的生活!
洛佩兹把目光从无尘刀的断口上移开,看了苏锐一眼,眼神之中意味难明:“你知道的,我最不想听到的就是这两个名字。”
苏锐毫不客气地回复道:“是不想听到,还是不敢听到?”
此言一出,洛佩兹的神情再度出现了一丝波动。
但是,洛佩兹并没有发怒,而是陷入了短暂的思索之中。
“你的心里面还有枷锁。”苏锐往前跨了一小步,身上的气势升高了一些:“我说的对吗?”
枷锁?
只是,这枷锁和露天心有关吗?
洛佩兹看着苏锐,话锋一转,忽然问了一句看似和苏锐刚刚的问题没有关系的话:“你迈出最后一步了吗?”
“没有。”苏锐摊了摊手。
“没有迈出最后一步,你的实力还变得那么强?”洛佩兹看起来有点不太相信,“你是怎么提升到这种地步的?”
苏锐能够清楚地看到洛佩兹眼睛里面的波动。
是的,自己的表现,好像已经彻底颠覆了洛佩兹对武学的认知体系了!
“不是我不想,是因为……那扇门好像消失了。”苏锐摇了摇头,眉间看似有着一抹无奈。
“那扇门消失了?”洛佩兹的神情之中难以置信的意味好像更强了些:“这怎么可能呢?”
“你知道的,我没必要骗你。”苏锐深深地看了一眼洛佩兹:“倒是你,我觉得你的实力出现了一些退步,能告诉我是为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