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ulv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次元入侵現實地球 ptt-931.論道相伴-p52rg

次元入侵現實地球
小說推薦次元入侵現實地球
931、论道
刘浩一出现阿尔卑斯山,镇元子就捕捉到刘浩气息,瞬息就出现在他身旁;
“道友联络贫道,可有要事?”
慕先生,別來無恙 九淵
逆天武道 武淩天
镇元子风尘仆仆,一上来就直接跳开话题,足见其争分夺秒。
“哈哈哈,你倒是着急!”
“由不得不如此,如今准圣少来,难度也小些,待日后若诸多山脉被大能占据,贫道想做就难上太多矣!”
“这倒是,贫道今日寻你,也是想问道友,那文殊如今道场五台山,可将山神土地分封?”
首輔嬌娘 偏方方
“已然为之!地球到底不是洪荒,贫道给了承诺,文殊倒也没有为难!”
“那便好!看来终南山道友也得手了吧?”
“正是!故而贫道才需要加快游走世间,也是怕了!”
“哈哈哈,短时日之内,倒也无妨,你这般着急也是对的!”
“然也,不得不为之也!道友今日前来,可是佛门有了其他动作?”
“瞒不过道友,今日佛门派遣了三十多员罗汉前来地球,贫道见了,也十分头痛!”
“看来佛门也开始清楚地球价值了,日后或许还会更多;佛门如此,三清门下也该有所动作了吧?”
“多半如此,今日不来,过几日也要来临;那昊天估计也要有所动作,他也不是甘于平凡之人!”
“昊天野心可不少!前些时日,贫道在阿三国分封山神土地,看到妖族动作不小,日后这地球可有得争夺也!”
“对洪荒而言,地球可不仅仅是一方世界,链接的诸天万界,才是真正重点,道友就没有想过到其他世界分封山神土地?”
“怎会没有?此事却不能着急,贫道有感,地球才是真正的重点,待贫道将地球山神土地分封完毕,再去寻找道友!”
“善,那贫道可等着道友了!”
“哈哈哈,吾等本就是和则两利也,到时候道友莫要将贫道拒之门外才好!”
我在天庭開商店
“哈哈哈,就这么说定了,今日贫道也不阻你忙碌,自去也!”
“道友好走!”
镇元子也没有丝毫挽留之意,他如今工作量可不小,龙国境内,倒也还好,本身就有着祭拜山神土地之说,可出了龙国,这份祭拜就没有了,就需要镇元子将这些山灵等一一唤醒才可,工作量一下大了无数,否则早就完工了,哪等到现在?
也是因为难度增大许多,镇元子才更需要抓紧时间才行,今日佛门大规模到来,后续来者势必更多,他哪里有时间和刘浩坐下喝茶?事情谈完,巴不得刘浩赶紧离开才好。
离开这里,刘浩也没有返家,而是直接去了五台山找文殊菩萨聊聊,道门对干政绝少乃至没有,佛门却最喜欢这么做,对此,刘浩却绝不能容忍的,特别是在龙国境内,休说国府,就是村级政权,佛门也休想染指。
原本,刘浩还想着这一趟需要耍些手段,可没想到和文殊交谈,反而十分轻松,仔细想想,倒也合理;
本身,文殊菩萨在佛门就有着智慧菩萨称谓,这说明了文殊菩萨大局观十分不错,倘若龙国没有刘浩,或许文殊还要提些要求,倘若刘浩在洪荒没有紫微大帝尊位,文殊或许还不会这般痛快。
然刘浩二者相加,影响力却是两个世界使然,文殊菩萨也必须考虑到其中影响,况且,刘浩为了龙国安宁,也暗示了文殊可以对其他国度些许干涉之意,有了这点让步,文殊菩萨自然一口应下,也想着以此来让刘浩心中留下更好的印象来。
做为大智慧菩萨,文殊和刘浩接触之中,已经隐约察觉到刘浩对佛门的戒备,这对佛门在地球传道而言,绝不是好消息,文殊可不想让刘浩将这份戒备升级,那对佛门而言,绝不是好消息。
说到底,刘浩还是低估了自己本身的影响力,他以为自己背后没有圣人靠山,可其他人却不这么想。
至少在文殊菩萨看来,女娲娘娘绝对是站在刘浩一边的,否则‘山河社稷图’这么一个女娲娘娘伴身灵宝又怎么可能会赐予刘浩?这不是明摆着吗?
别人不清楚女娲娘娘的影响力,文殊做为阐教出身,如今又在佛门身居要职,又怎么可能不明?
不过是女娲娘娘懒得搭理洪荒诸多要事而已,真要让女娲娘娘上心的,其他圣人就必须让步,否则只会逼得女娲娘娘将诸多注意力放到世间,那才会让圣人们难以接受。
洪荒孙悟空如果只是菩提老祖的弟子,真能这么有面?
那绝对是不可能的。正是有着女娲娘娘子嗣身份,这才让整个洪荒仙神都必须给猴子一个面子,为难可以,打杀,那是不可能的,真那么做,绝对会让你尝尝一个女圣人的不讲理,到了那时,就是圣人也不定能保得住你。
女娲娘娘将‘山河社稷图’赐给刘浩,在一定而言,就是通告洪荒,刘浩是她女娲娘娘保下的,或者说是在告知洪荒诸神,刘浩是女娲娘娘在地仙界的代言人。
也是因此,刘浩在谋求紫微大帝尊位之时,三清稍微思虑,就点头认可,在他们看来,紫微大帝尊位,也是女娲娘娘插手人族的述求,名正言顺,也不能阻止,否则只会惹得女娲娘娘亲自下场,那才是真正的麻烦。
豪門遊戲
这一点,却是刘浩没有想过的,也是他内心深处没有想要借助女娲娘娘影响力的表现,这反而让女娲娘娘高看他一眼。
“菩萨得了圣人法旨传道,可有诸多计划?”
“不瞒帝君,贫僧原本心中也十分纠结,好在灵山派遣了诸多罗汉前来,倒是让贫僧省事许多,日后只要坐镇道场即可,传道之事,贫僧相信降龙等罗汉自当勉力!”
“哈哈哈,你倒是偷懒,菩萨就没有想过如无当圣母一般到大学去讲道?”
“帝君休要夸我!佛门清规众多,便是想学,贫僧也无能为力!”
刘浩听了笑笑,几句话下来,也猜出了佛门打算;
以面取胜吗?
倒也不失为一个好方法。
佛门还是和道门有着很大差别,他们想要的还是忠诚于佛门的修士,或者说信徒;
如无当圣母那般铺展,效果只会更低,还不如分散各地,收一个是一个,如此对佛门而言,数目虽少,却一个个可堪使用,不得不说文殊看得十分通明。
名門寵婚
佛门有了规划,可这个规划对龙国而言,压力还真不小,散播在龙国各大寺庙的罗汉,一个个都有着大罗修为,镇压一方那是肯定的,就是他们摆开了不干涉地方,也能给地方带去莫大的威慑力,对抗不了,说起话来,都要弱上几分,到了那时,佛门一些稍微越界之事,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之奈何?
文殊菩萨肯定是看透了其中道道,这才在刘浩面前毫不犹豫的应答下来,你还对他没有丝毫办法,明面上还须得赞扬对方的深明大义,可谓吃定了你。
可这又有什么办法?实力不如人,也只能这般,好在有了文殊菩萨这番约定,散开的罗汉们绝不敢轻意对地方指手画脚;
否则,刘浩可就有大义在手,到了那时,就不要怪他杀鸡儆猴了,在洪荒,或许刘浩还会克制一些,可在地球圣人无法到来之前,他可毫无畏惧。
得了文殊菩萨承诺,刘浩也不多留,寒暄片刻,便转身离去。
文殊相送到山门之外,一直看着刘浩远离才转身返回。
“菩萨为何如此轻意答应那刘浩?”
等文殊返回,降龙罗汉便迫不及待问起心中疑惑,在他看来,不过一个天庭紫微大帝而已,佛门连整个天庭都不过是应付了事,又何须卖区区一个四御面子?
文殊菩萨斜着头看了降龙罗汉一眼,扫过其他罗汉面色之时,也同样看到这些罗汉皆满脸疑惑,心中叹息一声,想着自己却不能立马将这些人铺开为好,否则以他们心性,说不得真要被刘浩当作鸡给杀了儆猴,到了那时,就真难以收拾局面了。
做为准圣,文殊菩萨要比罗汉们清楚太多,世界不同带来的隐隐抑制倒也罢了,可你尚未融入此间,心态依旧这般猖獗,真当天地能容你?
“你等可知那《西游记》何人所著?”
“吴承恩?”降龙弱弱的回道。
文殊菩萨微微摇头,他询问的不过是泛指,人是那个人,然此人到底从何而来的故事?是圣人化身还是圣人假托他之手?
“一介凡人,当真能够跨越一方世界预言西游不成?”
文殊菩萨一句话就让降龙等人收敛不少。
“菩萨的意思,是此间世界,定有圣人遥观?”
“以贫僧准圣之能,想要在命运长河之中观侧自身都难,更别提他人之事!”
“吾等明白了,多谢菩萨告诫!”
“你等知晓即可,传道之事,也不急于一时半刻,这些时日,先在道场听贫僧讲经吧,待时机成熟,再出山不迟!”
“谨遵菩萨法旨!”
刘浩可不知道区区一本西游记就将佛门内心镇压,以为必然有着圣人之上的强者时时刻刻观侧地球,自然不敢太过猖獗,这倒是让他省下不少麻烦。
也是他将西游记当作普通书籍处理,倘若听到文殊菩萨分析,还真要好好怀疑一番才行,这也难怪,诸天万界这般链接,到底其中藏着何等隐秘,根本不是他一个小小的准圣能够探查的。
从五台山离开,刘浩却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朝着临沂晃悠悠行去。
庄周祠,也是如今玄都化身庄子居所,堂而皇之占有,直接将其做为道场使用,这份心性还真没几个能够做到,他在此间,除去打扫的老者,也无人知晓其根本乃庄周本尊是也。
“道友当真洒脱,就没有想着出去游历一番?”
刘浩降下云彩,就看到庄周在门前等待,哈哈一笑,打趣起来。
情深不候:前夫別惹我 挽歌丫頭
“不着急,此间百姓为吾立下祠堂,祭拜千年之久,贫道自然需要回馈一番方可!”
“哈哈哈,莫非道友想要讲学不成?”
“瞒不过道友,贫道以此为学堂,已告知周围百姓,正等着他们将稚子送来!”
“你这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啊!”
“然也,是否能够抓住这份机缘,就看他们自己了!”
“这倒是符合你的性格,当真来了一大群,你就要烦躁了!”
“哈哈哈,还是道友知我;贫道也是想着将吾‘逍遥游’传下,故才有此一策也!”
“大善!”
“道友请,贫道这些时日也收了即可茶叶,道友前来正好品尝一番!”
二人踏入祠堂,一个老者正拿着扫帚清扫落叶,刘浩见了,也朝着对方微笑点头示意,得到回应,这才跟随庄周进入厅堂。
“你这里倒也清净!大隐隐于市,莫过如此!”
“哈哈哈,道友这份评价贫道甚喜!”
二人来到后堂,分别落座,一个小小的煤炉,一把略带坑洼的铁壶在其上安放,滚沸的开水煮开,倒入两杯瓷碗之内,将其内茶叶翻滚,一抹清香散开,略微尝了一口,口中苦涩之意甚重,不等这份苦涩散开,甘甜之色便涌现而出。
“好茶,道友却是收了一颗好物件!”
“也是托福,前翻在周遭游历之时,寻得此茶,道友请!”
一杯茶入腹,期间二人皆没有再开口交谈,沉浸在这份茶韵之内,悠然而自得,直到茶水饮尽,这才开始论道起来。
所谓论道,说白了就是讲解自己对道的领悟,对天地的感悟,对世界的理解,一切感想,出自自身所得,而非从他处阅读理解而来。
这份感悟,对准圣之前哪怕是大罗金仙而言,都不过是懵懵懂懂,不知所谓,然到了准圣阶层,触摸了法则之后,更从法则之中对天地有了清晰概念,而后以语言描述之,这边是论道。
旁人听了,倘若引起自身共鸣,说不得便能直接顿悟,然这也十分难得,更多的还是听起来晦涩无比,如听天书一般。
但在准圣之间,却又是另一番景象,相互论道,也是一个相互借鉴的过程,吸取双方的营养,使得自己的感悟更上一层,在洪荒太古之时,这种情况十分多见,特别是在鸿钧还没有讲道之前,论道可以说是修士们最大的提升途径,当然,那个时候,准圣修士足够多也是一个很大的缘由。
论道,这还是刘浩第二次为之,第一次更多的还是听讲,也是和通天一起前往五庄观之时,听取镇元子和通天论道,从中才知晓了论道概念,今日也算得上是亲身参与,但又所想便张口而出,丝毫没有隐藏之意。
他这份态度,反倒让庄周十分欣赏,虽许多大道在庄周看来十分稚嫩,然知便是知,不知之时,便毫不犹豫询问,仔细聆听,更让庄周高看一眼。
事实上,庄周对刘浩也十分奇怪,这么一个看起来对大道还十分稚嫩的家伙,怎修为上能这般迅速,直逼自身?
等到双方论道越发深入之时,庄周才发现了刘浩擅长之处,也明白了其中缘由。
对刘浩,庄周已经将其看作一个偏科十分严重的家伙,一些广泛之道甚至刘浩懵懵懂懂,可在刘浩精通的大道之中,却深入异常,便是他听闻了,也只能听懂七七八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