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Re,骨傲天屠戮的我 起點-第三十八章 第二防線,驅逐!推薦

Re,骨傲天屠戮的我
小說推薦Re,骨傲天屠戮的我Re,骨傲天屠戮的我
此时,因为飞鼠和莫德雷德在蒂塔妮亚国设置的陷阱迷宫中战斗产生了地震,妖精中央军事统计局的爱丽丝们正苦思冥想着一些问题。
飞鼠或曾利用『深渊之躯』应该能盖棺定论了,但就算飞鼠得到了『深渊之躯』的情报和突入蒂塔妮亚有何关联呢?
爱丽丝12号灵光一现:“会不会是这样呢?与其理解为飞鼠得到了和我们为敌的『深渊之躯』的情报,不如说——『深渊之躯』和我们为敌就是因为飞鼠支配了『深渊之躯』高层更好?”
“那,为什么那时候飞鼠会来打我们啊?我们连相互知晓都未曾做到,这不是更说不过去了?”爱丽丝14号吐槽一句。
“嗯嗯嗯嗯……你问我我去问谁啊?说不定我们爸爸在我们出生前哪次无意和飞鼠结仇了呢?关于爸爸和她亲自创造的各位大人们,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去了。”爱丽丝12号干脆摊开手。
爱丽丝13号问:“那,现在怎么办?”
爱丽丝10号:“将我们的意见都整合一下一起上报吧,我们能做的都做了。现在先检查是否需要加固我们的中央军事统计局的大空洞。如果他们打过来,我们就需要销毁不需要和撤离需要的物资同时,尽可能作战了。我们有权限动用的个体战力……先把梦幻姐妹和个位数序列的姐姐们叫来好了。”
爱丽丝14号:“举国之力要赢应该是做得到的,但留下他们很难。就算爸爸他们回来,以压倒性优势取胜,好像也没有留住对方的手段呢。”
爱丽丝13号问:“仔细一想,一旦打起来,亏的都是我们这边啊。”
爱丽丝10号:“总之尽量努力吧。这可不是一个爸爸他们不在就和野地没区别的国家,对吧?大家,加油吧!”
“噢噢噢噢!”x 8
……………………………………………………
海边,海浪时常拍打着那从海底扶摇直上耸起突出海面的高高峭壁,时而有海水冲入被同样高耸的礁石挡住的一个不起眼的洞穴。
突然,伴随着地震般的抖动,海浪变成了海啸,更多海水灌入了洞穴中,但这倒灌马上被自内而外涌出的岩浆顶了回来。
冷热相交,更加剧烈的爆炸将整个海岸都掀了起来!
有你在身边 叫我画图匠
硝烟散尽,海浪平息,充满冷却岩浆形成的漆黑物质的海面上,飞鼠和莫德雷德总算将脑袋探了出来。
莫德雷德:“我靠,可没听说过地下还藏有那种恶心的东西吧!”
飞鼠:“阿,确实算不上强敌,但出现的地点是在太糟糕了,我记得在书上看过,是熔岩统治者吧?根据刚才的感觉,等级可能是50到60,这或许是蒂塔妮亚国阻挡入侵者的陷阱。”
莫德雷德:“不,飞鼠,我认为这不过是个意外。”
飞鼠:“……嗯,你是这么认为的啊,有什么理由,能说说给我听吗?”
莫德雷德:“不然你看嘛,作为陷阱将我们丢到这里,到底,有什么意义呢?确实换做其他人肯定就死定了吧,但就算那长得和太阳一样的魔兽不出来,也早就死了。而如果是针对我们的陷阱——既然飞鼠你和我说过,曾经和这个国家一个等级90以上的火属性强者单挑过,那为什么她没出来呢,要是她能够以自己的属性在那种环境里游刃有余的话,会给我们带来很大的威胁吧?也就是说这并不是针对我们的。恐怕是这个洞穴以前是用来做其他事情的,因为挖到了那种地方才废弃的。以飞鼠你的性格,或许还会认为敌人觉得这程度就能对付我们而没有匹敌我们的对手出战,只是——不觉得这个陷阱要专门为了对付敌人而做,性价比实在太低了吗?我觉得直接挖到岩浆多放几个那种太阳一样的怪物更轻松和高效哦。”
飞鼠:“原来如此,确实也有这种可能性,不如说这种可能性更大吧。不过身处敌人的势力范围,最坏的情况还是得多想想啊,想多了笑笑就好,到时候真中了致命的陷阱就后悔都来不及了。”
“哈哈哈哈。”莫德雷德大力拍了拍飞鼠的肩胛骨,“飞鼠你可以把世界想象得美好一些啦,旅行了这么久还觉得世界满是其他穿越者的恶意吗——当然,这不包括把我和亚瑟弄来的家伙。”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而且,”莫德雷德抱起胸,语气也认真了更多,“这个世界各式各样的信仰和宗教都有,老实说大部分我都感觉莫名其妙啊,但至少妖精圣殿在能够和国家保持合适关系的情况下,作为社会福利机构和基础建设机构还是很合格的。”
“是吗。莫德雷德你还依然习惯从民众方面考虑啊。”飞鼠叹道。正因为这点,他进入蒂塔妮亚的行为才这么收敛。
不然起手超位魔法开路岂不简单?
其中超位魔法【天地改变[The Creation]】更是以区域为单位而非面积单位覆盖的魔法,飞鼠做过测试,如果对着一个湖泊施展,那么施法范围就是湖泊,不论是湖面还是湖底;如果对着一座山施展,那么范围就是一座山,不管山顶是否高耸入云,洞穴是否深邃,都会受到波及,其发散的二次物理现象则更影响到更大的范围,比如将湖泊冻起来,将荒山变成雪山,温度都理所当然降到零下。
也就是,飞鼠其实能够轻松大片清掉蒂塔妮亚国的大森林。
若飞鼠还以降临这个世界却和公会或副本怪物群体结仇的独行玩家的思想考虑,肯定会做出那种事的吧。对自己有致命威胁的对手,有机会削弱和杀死,只要确保了退路,该出手时就得出手,其他生物才不管会怎么样,若他们被不小心波及死亡有利于自己,那就让他们去死。
在将那些悬在头顶上的利剑都解决掉之前,他恐怕都不会考虑真正的生活吧——不死者无需进食和睡眠,还能“强制冷静”,就更加容易趋向变得如此。
有了一同旅行的同伴,果然感觉眼中的世界,有些变化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