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網遊之全民領主討論-第一千兩百一十一章 上洛(七)相伴

網遊之全民領主
小說推薦網遊之全民領主网游之全民领主
“敌兵辱骂殿下,末将听不下去,故带兵攻打京都,顺便打算一鼓作气拿下这座城池。请殿下责罚。”
吕玲绮攻打京都失利,被真田幸村、铃木重秀击退,向楚武请罪。
“功是功,过是过。等拿下京都后,我再惩罚你。”
楚武见吕玲绮一脸委屈,不好责罚。
吕玲绮被真田昌幸惹怒,强攻京都,导致并州狼骑阵亡六百骑。
与此同时,皇家野猪、杨行密因为见到吕玲绮强攻京都,所以也陆续投入攻城。
没有动用大量攻城器械的几个武将,自然没能攻下京都。
京都毕竟是一座王城,城墙坚固,没有那么容易攻打。
楚武兵临城下,导致京都的传送阵失效,因此不必担心织田信长继续通过传送阵往京都运兵,只能传送至其他大城的传送阵,然后增援京都。
三个武将,进攻失利,一共折损两千人,全部受到楚武的责罚。
“攻打石山时,我们打造了大量攻城器械,只需组装起来,便可以用来攻打京都。另外,在石山之战活捉的四万俘虏,作为炮灰攻城。”
楚武继续使用仆从军消耗,然后主力压上的战术。
虽然这样的战术并无新意,但往往可以让守城方大吃苦头。
吕玲绮有些受挫,没有继续请求担任先锋。
镇守京都的真田幸村,拥有惊人的武力,在东瀛文明排在前面,让吕玲绮在上洛时尝试到失败的滋味。
“吕玲绮,你可还好?”
楚武还没有真正下定决心惩罚吕玲绮,毕竟吕玲绮在之前一系列合战,冲锋陷阵,立下赫赫战功。
眼前的损失还真不算什么。
吕玲绮答道:“嗯。”
“以你的战功,这样的小败无关紧要,不用担心,既然当初你投靠我,只要不犯大错,我可保你荣华富贵。”
楚武还以为吕玲绮深深自责,担心惩罚,于是安抚道。
毕竟吕玲绮是他亲自收服的武将。
吕玲绮想的却是另外一件事:“末将的武力还不高,恐怕难以保护殿下……”
“……”
楚武擦了擦冷汗,他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原来只是如此罢了。
吕玲绮要是成长到巅峰,估计没有几个人单挑是她的对手,这样的武力已经很惊人了。如果连继承吕布武力的吕玲绮都没有资格担任贴身护卫,恐怕没有多少个人有资格。
“母后可是让你担任东宫卫率,她的权力仅次于父皇,一言九鼎,掌握许多人的生死大权,你可不能反悔。”
楚武担心吕玲绮弃官,于是搬出自己的母后。
吕玲绮果然很怕夏天凉,小声嘀咕:“末将才不会离开殿下,只是需要尽快提升自己。”
“等下攻城,你暂时不用上阵,让长宗我部元亲,还有在石山御所俘虏的倭军武将,带兵攻打京都。”
楚武安抚了吕玲绮以后,让一向冲在前面的吕玲绮不再先登,而是令皇家野猪登城。
在夏军主力上阵之前,可怜的土佐国大名长宗我部元亲,带着仆从军拆除京都外围的防御工事,填平壕沟,为夏军主力进攻扫平障碍。
超过五万仆从军大举进攻京都!
真田昌幸、真田幸村、铃木重秀等倭军武将拼命防守,箭如雨下,杀伤长宗我部元亲的仆从军。
“这不是中原的军队,而是被他们俘虏的大名和武士!”
“不必留情,全力进攻!”
真田昌幸醒悟过来,大举攻打京都的大军不是中原军队,反而是夏军俘虏的东瀛武士、足轻组成的仆从军。
一群东瀛武士、足轻组成的仆从军大举进攻京都,而真正的夏军还在组建攻城器械,从容不迫地准备午饭。
长宗我部元亲算是第二档的东瀛大名,仅次于第一档的织田信长、德川家康、柴羽秀吉等大名,进攻京都,带领仆从军上洛,给真田昌幸造成巨大的压力。
楚武看着两个东瀛大名,长宗我部、真田两家在京都生死斗。
一日大战下来,阵亡的仆从军,数量多达上万人。
而付出足够的代价以后,京都城廓外围的壕沟被填平,让夏军主力可以全力进攻。
京都守军在长宗我部元亲的仆从军犹如潮水撤退以后,暂时松了一口气。
然而,真田昌幸、真田幸村父子却始终面如菜色。
他们已经看出来,今日进攻京都的只是长宗我部率领的仆从军,为夏军主力清扫外围的障碍,试探守军虚实而已。
“明日,真正的夏军来攻,将会是一场恶战。”
刁民在都市 辣椒江
“京都失守,天下撼动,不得不守。”
“父亲大人,如最终失守,该当如何?”
“退守天王山。”
真田昌幸、真田幸村父子做好死战之准备。
整个京都陷入慌乱之中,真田父子击退吕玲绮,稍微振奋人心,却没有改变危局。
真正难以对付的是楚武加上诸葛亮这一对组合。
另外,还有苏烈、陈璘两个对倭军增伤的武将。
“首领,我们杂贺众的黑火药已经不够用了。”
“织田信长在京都囤积了不少兵器、粮草,可以动用织田铁炮队的黑火药。”
在明智光秀死后,铃木重秀收拢部分织田铁炮队,退守京都,成为京都为数不多的主力。
作为炮灰的仆从军进攻过后,楚武在主军帐,与诸葛亮商议次日攻打京都。
他们已经打到了京都,那么,如果不攻下京都,未免太过遗憾。
真田父子、杂贺众成为楚武攻打京都最大的障碍。
主军帐外面,吕玲绮与立花訚千代交谈,两个人的关系倒是稍微拉近了一些。
“我听说东瀛的皇帝就在京都。”
“不错,当前是正亲町天皇即位。”
“既然是东瀛的皇帝,那么洗劫他,应该可以获得许多金银。”
吕玲绮因为楚武压榨各个大名和大家族,所以她的思维也和楚武一样,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攻下京都,然后洗劫东瀛的天皇。
立花訚千代看向吕玲绮的神色却有几分奇怪:“很早以前,皇室就财政窘迫,权威扫地。现在的正亲町天皇,还是因为已故的大名毛利元就等人献金,才有钱举行即位仪式。恕我而言,我们立花家比天皇还富有许多。”
“……”
吕玲绮无语,她本来还指望可以从天皇这里敲诈一笔金银,结果天皇贫困潦倒,连一般的大名都不如。
如果说毛利家是百万石级别的大名,立花家是十万石级别的大名,那么皇室可能只是万石级别的大名,却要维持一大班子的生活和皇室的尊严,有点类似汉献帝,被各个诸侯摆布。
吕玲绮想了想,自言自语:“钱果然很重要,没钱连皇帝都没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