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75lf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禁區之狐 起點-第四章 胡立新的決定展示-t9vh5

禁區之狐
小說推薦禁區之狐
国奥队就这么在首都的寒冷天气中开始了U23亚洲杯前的最后一次集训。
林致远这条“鲶鱼”确实给球队注入了新鲜活力。
虽然他和胡莱在签到处前达成了一致意见,但要让全队所有人都对他看顺眼也很难。
总会有人试图在训练中向林致远发起挑战的。
尤其是每次的射门训练缓解,就是训练场上气氛最高涨的时候。
大家都憋着劲想要进林致远所把守的门。
上校夫人 月七兒
而林致远也用这个机会向大家展示了他的能力,为什么他能够在德国足球俱乐部的梯队坐上主力,为什么他一来华南虎预备队,就能成为预备队主力,并且帮助球队拿到中超预备队联赛冠军。
虽然他有些时候说话惹人烦,但这并不代表他只会嘴炮,人家是有真才实学的。
在他多次扑出队友射门之后,就算那些心理再怎么不舒服这个人的国奥队球员,也不得不承认,林致远有两把刷子。
至于他和胡莱之间的对决……在训练中互有胜负,有些时候胡莱发挥很好的射门也能被林致远扑出去,但有些时候,就算林致远拼尽全力,也摸不到胡莱进球的边。
还真是像林致远自己所说的那样,训练中的表现不作数。这种训练表现也无法证明谁赢谁输,还是要等到实际比赛中再来看。
林致远在训练中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就连他的直接竞争对手,原来的主力门将宋坤也不得不折服。他有可能因为林致远而失去主力门将的位置,可他也无话可说,毕竟人家能力确实出众。
婚後強寵,總裁的舊愛新歡
见识过林致远的表现之后,他才清楚了国内训练和德国高水平职业足球训练的差距……
这真是一个有点悲伤的现实。
作为门将,他在国内同龄人也算是佼佼者了,要不然也不可能从国青队到国奥队,一路都做主力。
但这毕竟是下国内足球的前提下,和外面广阔的海洋比起来,国内足球就像是一个小池塘。
林致远作为一个海归,身上有很多让人不忿的东西,唯独实力是没得黑的。
实力不如人,位置被抢了,得认啊。
就像是关新彦一样,不认的话,现在连集训名单都进不来……
快穿之這個願望不靠譜
有关新彦这个前车之鉴,松旷觉得自己还能留在国奥队里,也算是不错了。
※※※
在集训结束之后,国奥队就将集体飞赴海宁省大顺市——这届U23亚洲杯在海宁省的四个城市进行——大顺市是中国国奥队的大本营,在这里他们会和阿联酋国奥队进行一场热身赛,这也是U23亚洲杯之前的最后一场热身赛了。
打完这场热身赛,U23亚洲杯就将正式开战。
中国队作为东道主和种子队,被自动分配到了A组,同组对手还有卡塔尔、乌兹别克斯坦和阿曼。
本届U23亚洲杯作为奥运会预选赛,规定只有冠亚季军的球队才有资格参加八月份在马德里举行的奥运会。
也就是说中国队想要获得参加奥运会的资格,最少也得打进四强才有机会。
種田桃花寶典:庶媳攻略 蘇格微
这对于中国国奥队来说,是很艰巨的任务。
就算他们拿到了东亚杯的冠军,也不能说明他们就有实力杀入在本土举办的U23亚洲杯的四强。毕竟东亚杯参赛球队的心理状态和参加U23亚洲杯时是完全不同的。
但作为本届比赛的东道主,球迷们自然是有理由对球队的成绩寄予厚望的。
自从2012年在自己国家首都举办的奥运会之后,国奥队就再也没有能够参加过奥运会的比赛。而十一年前的那一次,也是凭借东道主的身份,免试晋级的。
结果那支球队表现非常不好,小组都没出线,三战全败,一个球都没进,被剃了光头。
当时本土奥运会大家的爱国热情都被激了起来,对国奥队的表现也寄予厚望。
结果国奥队就交出这么一个成绩单,赛后自然是被全国球迷和媒体骂得狗血淋头。
甚至还有人给他们扣上了“国耻”的帽子。
但老实说,就中国足球那水平,奥运会这个成绩其实挺正常的,远算不上国耻。要是乒乓球在奥运会上全军覆没,那才算是“国耻”呢……
重生之豪門千金 洛水三千
那之后,中国国奥队的成绩是一届不如一届——2016年奥运会预选赛已经改成了U23亚洲杯模式,当时也是第一届U23亚洲杯。中国队在小组赛出现之后,却在淘汰赛第一轮就输给了卡塔尔国奥队。
2020年奥运会预选赛暨第三届U23亚洲杯,中国队在泰国三战全败,一球未进,小组赛都没出线就打道回府。
胡莱现在所在的这支国奥队在当时还是U17,参加的是亚青赛这种级别的比赛。
这支球队在亚青赛的最好成绩是第七名,虽然也没参加成世青赛。但总归要比他们的前辈稍微出息点,好歹小组赛出线了。
同时也受益于足协高层的打黑,这支国青队的成长环境比他们的前辈都要好。
最起码一直带队的施无垠没有被以各种理由而解雇开除,他一直带领这支球队,也保证了战术思想的延续和彼此之间的熟悉默契。
重生反派女boss
如此稳定的环境是之前那几支国奥队所不具备的——要知道当年参加奥运会的那支国奥队,在距离奥运会只有一个月的时候,突然宣布换帅,换掉了之前带队成绩还可以的洋帅劳特·普林茨。据说换帅的原因是因为普林茨这个德国老头儿不听中国足协的话,于是足协换了一个听话的本土教练上来。临阵换帅乃兵家大忌,所有国奥队毫不意外地在奥运会上惨败而回……
如今施无垠所率领的这支国奥队在东亚杯上终于出了成绩后,迅速被国人寄予厚望。
甚至可以说,当看到2023赛季这些年轻球员的出色表现之后,如果这支国奥队还不能冲出亚洲,参加奥运会正赛的话,那中国球迷恐怕会陷入绝大的绝望心理中。
毕竟这么一支人才云集的球队都不能做到,那还有谁能够做到?
所以尽管U23亚洲杯还没开始,这支球队就已经背负上了沉重的压力。
当然了,有胡莱在的球队,画风注定都会有些不一样的……
※※※
当胡莱在队内教学比赛中用假动作扣掉了刘砚之后,陈星佚挥舞着手臂大喊:“全体起立!鼓掌欢呼!”
场边场上都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欢呼声。
昏婚欲愛 子小七
“胡莱牛逼!!”
美人天下:妃常囂張 江姒兒
“胡莱屌爆了!”
本来在场上准备防守胡莱射门的宋坤干脆跑出了球门,张开双臂奔跑做庆祝状。
他留给了胡莱一个空门。
胡莱气得大喊:“你回来!跑什么?有本事你把球门也一起扛跑啊!”
场上场下所有人都笑作一团。
施无垠和李志飞看到这一幕也跟着乐,并没有要上去阻止大家的意思。
他们俩知道这是国奥队的球员在恶搞胡莱,就因为刚才胡莱成功在禁区外过掉了一个人……
大家都知道,胡莱不擅长过人,所以当他竟然在训练中过掉刘砚之后,所有人都欢呼起来,仿佛胡莱完成了一件多么了不起到了事情一样。
被过了的刘砚则躺在地上双手捂脸,显得十分懊恼——他竟然被胡莱给过了!他知道自己要被队友们洗涮好几天去了……
果然马上王子健就冲过去,蹲在刘砚旁边拳头虚握,仿佛拿了个话筒递到刘砚跟前:“诶,砚哥,采访采访,被胡莱过掉是什么感受?”
“妈的,我以为他是要从我左边过去的,所以我提前移动卡位,没想到他自己脚下拌蒜,把足球碰到右边去了……老子就日了啊!”躺在地上的刘砚悲愤地喊道。
王子健总结:“我懂,就跟我玩FIFA,乱搓摇杆没想到还搓出来一个弗朗西斯转身一样,我估计胡莱都不知道是怎么把你给过掉的……”
胡莱回头反驳:“胡说!这分明是我的计策,我是有预谋的!”
王子健指着刘砚:“那你回来再过一次砚哥,就用你刚才的过人。”
胡莱摇头摆手:“那不行。我这个过人用了一次就不能再用了。”
“像话吗?一次性过人?”
“不是,就像世界上没有两片一模一样的叶子一样,我的这个过人动作也没有完全一模一样的。又好比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一样,我也不可能做出完全相同的两个过人动作。我管这套过人叫做‘薛定谔钟摆’……”胡莱昂着头,一本正经地说道。
“我信你个鬼啊!”王子健跳起来,“什么‘薛定谔钟摆’,这不还是我刚才说的,乱搓摇杆搓出来的吗!”
刘砚躺在草皮上默默流泪,觉得自己更丢人了。
“哈哈哈哈哈!”所有人听了两个人的对话,都笑得前仰后合。
就连林致远都咧开大嘴跟着新队友们笑个不停——最初他刚进入国奥队,看到大家这么调戏胡莱的时候,还有点不敢相信国奥队的头号射手、战术核心,竟然像是个队宠……但现在他已经完全跟上了大家的节奏,这让他有一种融入球队的感觉。
国奥队的训练场上充满了欢声笑语,就像是过年一样。
所以你要说这支球队明知道大家对他们寄予厚望,会有多少压力呢?
或许是有一点的吧……
但指望他们会被压力一下子压垮,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
※※※
“……今天是2024年一月一日,是新年元旦……正在备战U23亚洲杯的中国国奥队的小伙子们,此时此刻又是怎么度过元旦佳节的呢?请跟随我们记者的镜头走进红枫岭训练基地,探访究竟……”
电视中播放着国奥队训练的画面,并且不断有笑声响起。
“……看来中国国奥队的小伙子们精神抖擞,也很放松。基地餐厅专门为国奥队准备了丰盛的节日大餐,保证在训练基地的小伙子们可以过一个愉快的元旦佳节……”
在切去餐厅画面之前的最后一个镜头中,训练场上的胡莱被王光伟搂起一脚踢向屁股,不过他却很灵巧地躲开了,然后捂着屁股跑出了画面,惹得还留在镜头中的球员们都哈哈大笑起来。
看到这一幕,谢兰挺开心的:“看咱们儿子人缘多好!”
胡立新却并没有回应她,她瞥了丈夫一眼:“想什么呢?眼神直勾勾的?”
“我想辞职。”胡立新继续那样的眼神回答妻子的话。
“辞职?好呀,你早该辞职了,我给你说,就那个破工作,有什么好干的……我不是瞧不起保安啊,我是说他们把你放在办公室里闲置着……天天去上班就是发呆,有意思吗?没有意思!”谢兰拍着大腿很兴奋,哎哟喂,她的丈夫终于想明白了!
激动完之后她又问:“不过你辞职之后想好做什么了吗?”
她没考虑丈夫辞职之后赋闲在家的选项,因为她和丈夫在“不啃儿”这个问题上达成了共识。不过做什么工作,总是要忙起来动起来,不能在家里歇着,否则他们怕歇生锈了,歇出毛病。
“我想去考教练员资格证。”
“诶?”
“然后去小学当教练,教小孩子们踢球。现在咱们国家不都在提倡足球进校园吗?但缺乏足够的青训教练,一直都是个问题……我想我应该比较容易找到工作吧?”
谢兰问:“我不是反对啊,我就是奇怪——你怎么突然想着要去小学里教孩子踢足球了?”
她问完这个问题之后,注意到自己的丈夫眼神恢复了清明,但注视的方向没变,依然是电视机屏幕。
“胡莱小时候我不让他踢球,如果那会儿我能教他踢球的话,他或许会少吃很多苦。现在他已经长大回不去了,我就去教其他小孩子踢球吧。”胡立新说道。“也算是为这个改变了的中国足球,做点贡献。”
闻言谢兰微笑起来:“我支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