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igv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近身狂婿 線上看-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深山出妖孽!分享-gdjnw

近身狂婿
小說推薦近身狂婿近身狂婿
与尉迟爷爷告别之后。
楚云的内心多少得到了一些慰藉。
又或者说,他的内心平静了许多。
尉迟爷爷把这个看起来匪夷所思的目标,平民化了。也通俗化了。
只要楚云把目前正在做的事儿精细一些,优化一些。
就符合老妈对他定下的目标。
楚云目前正在做什么?
他培养了唐庆,并拿出了不少资源联手唐家一起执行。
这是他在政坛中安插的第一颗棋子。也是第一个心腹。
除此之外,他又接连挖掘培养了一些人才。一些或明或暗的人才。
包括即将入红墙的段阿姨。
也是楚云在与卢老的交易中,作出的铺垫。
卢庆之,目前也已经在动了。
有楚云,有卢老的支持。幕后还有红墙亲近楚家的大人物撑腰。
正如尉迟爷爷所说,红墙内,正在迅速形成两股崭新的势力。
其中一股,是李谪仙。
另外一股,则是楚云。
别看现如今的红墙,对这群年轻人来说还是权威的,是禁地。
可再过十年二十年。
当这群年轻人成为独当一面的大人物,成为中流砥柱。当那群本来站在金字塔顶端的大人物老了。退下来了。
红墙的主人,自然而然也就易主了。
也就成了这群年轻人的天下。
对大人物而言,时间观念是非常敏感的。
也是能够迅速预判到未来的。
时间,是成长的资本。
也是强大的代价。
都说莫欺少年穷。
这几年在少年时期就很富余的佼佼者,未来又会如何?
坐上车,楚云的神情变得逐渐平静起来。
在与尉迟爷爷谈完之后,他坚定了许多。也理清了头绪。
但他还有最后一个比较私人的困惑。
他拿出手机,打给了萧如是。
此刻。古堡那边应该是清晨六点半。
按照萧如是的作息,她是还没有从梦中醒来的。
可当楚云把电话打过去之后。萧如是很快就接通了。
她的精气神很足。也并没有任何疲惫或者慵懒。
她很冷静地应了一声。等待楚云的下文。
“您给我定的这个目标。和我爸的仇,有关系吗?”楚云一字一顿地问道。
“从逻辑上和理论上来说。这就是一件事。”萧如是口吻平淡地说道。
“好的。我答应您。”楚云抿唇说道。“我的后半生,将为此竭尽全力。”
小妻诱人:误惹霸气总裁 冰心儿
“嗯。”萧如是淡淡点头。“这个世界只会同情和怜悯弱者,弱者,是得不到尊重的。”
“唯有变强。成为真正的强者。才能得到所有人的敬畏。”萧如是语重心长地说道。“你现在很强。但还不够强。”
“也就是说。我现在还没有能力给我老爸报仇?”楚云问道。
“你连自保都成问题,何谈报仇?”萧如是反问道。
“也是。”楚云微微眯起眸子。
古堡猎杀。
他险些丧命。
如果他真的足够强大。哪怕达到父亲那样的强度,那一晚,他也能让古堡第二次陷入崩溃边缘。
可楚云做到了吗?
他并没有这样的能力。
他仅仅只是成功地度过了那一夜的难关。
他仅仅只是不甘心地进行了秋后算账。
他并没有足够的应变能力。
他连被古堡打败的父亲的高度,都难以达到。又如何为父亲报仇雪恨?
如何结束这段纠缠了三十余载的恩怨情仇?
或许,如尉迟爷爷所说。
做那红墙第一人。
便是真正的王道!
便是楚云实现自我价值,扛起家族仇恨的唯一道路!
挂断电话后。
楚云用力揉了揉脸庞。
然后,他斜睨了开车的陈生一眼。说道:“我要当燕京城最有权势的男人。”
陈生闻言,没有丝毫的迟疑。点头说道:“那我就成了燕京城最有权势男人的司机。与有荣焉。”
“这条路很难走。甚至要用尽一生去走。”楚云说道。
“人活一世,干什么过一生不是一生?能做点有意义,有伟大抱负的事儿。可能这辈子过的会相对较快。也不会感受到年月的漫长。”陈生说道。“主人。其实我一直都觉得,您不能总是靠拳头去打天下。这个时代,拳头也打不出太大的天下。您更不应该拘泥于这个小空间内。您是有资本也有底蕴去勾勒蓝图的。您的对手,也不允许您过普通人的生活。”
“哦对了。您难道真的希望当英雄长大后,得知自己的父亲,竟然只是一个吃软饭的家庭煮夫?”陈生板着脸说道。“如果真有那天,我必定和您划清界限。我受不了那委屈。”
“行吧。那就暂时给英雄定个小目标。”楚云说道。“让她长大成年后,成为真正的第一千金!”
“燕京城已经有好几个被成为第一千金的小姑娘了。将来,李谪仙和宋靖也肯定会有后代。谁的含金量更高。就看你们这些当爹的实力了。”陈生说道。
楚云笑了笑。
近期内心的阴霾一扫而空。
这就是楚云。他不怕困难,也不怕做艰难的事儿。
他必须要随心而动。
也必须做自己想做,而不是被人牵着鼻子走的事儿。
现在。他并不排斥这件事。
甚至想主动去执行,去打败站在他面前的竞争对手。
要做第一人。
第一步,就要打败同时代的竞争对手。
其次,才是打败那些可以轻易培养同时代竞争对手的大人物。
楚云背后有人。
竞争对手的背后,同样有人。
楚云有属于自己的优势,但同样,也有劣势。
因为他上不了台前。
他只能躲在幕后。
而不论是李谪仙还是宋靖,都是被家族以台面大人物培养的。
这是他的劣势。
但从某种角度来说,也有可能成为优势。
……
叮叮。
李谪仙的手机响起。
此刻,他喝的有些微醺。
正坐在轿车内准备回家。
有他私人手机号码的,只有三个人。
其中两个,是父母。还有一个,则是师父。
就连最亲密的宋靖,也只有他另一个私人手机的号码。
“师父,您怎么这么晚给我打电话?”李谪仙迅速接通,十分恭敬的说道。
“徒儿你在红墙蛰伏五载,一朝鹰扬。做师父的,自然要当面恭喜。”电话那边,传来低哑的嗓音。
“你进京了?”李谪仙兴奋地问道。
“嗯。我在火车站。”
“我马上过来接您!”
空穴不来风。深山,必出妖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