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言情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第四百二十二章 大羿看書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小說推薦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洪荒:我能看到圣人气运
“烛阴他们此刻,应该是已经朝着此处而来了。”
“而云道君你被我截在此间的消息,此刻应该是已经传到了师北海他们和三清等人的耳边——云道君你猜,他们在知晓了这消息之后,是会直接的回返天庭,还是会来支援你?”
“你看,你们分头行事,就是为了避免被我们巫族一网打尽,可现在,你们很快就会自己跳进我们的网里面了。”帝江朝着云中君笑道。
一瞬之间,云中君便觉得自己仿佛是跌入了无底的深渊当中一般。
对于按十二都天神煞阵的威能,云中君可以说是再清楚而不过。
而对于他们这些人若是被这十二都天神煞阵给一网打尽所造成的后果,云中君更是清楚——毫不客气的说,若是到了这样的局面,就算是整个天庭,也都将为此摇摇欲坠。
……
“你们那边情况如何?”当一众太乙道君们成功的回返了天庭之后,师北海他们才是察觉到了不对劲儿。
“万寿山中,是烛阴在主持局面,那帝江去了何处?”双方一交流战局,师北海的神色便是陡然一变。
十二祖巫当中的空间之祖巫帝江,并不曾出现在他们的面前——那他去了何处?
“不好,云道君!”只是刹那,他们就发现了,原本应该假意回返天庭整顿兵马的云中君,他的身影并不曾出现在天庭当中。
“帝江定然是去截杀云道君了!”师北海匆匆一句,立刻便是化作了鹏鸟之形,再一次从天庭之上扑进了洪荒天地之间。
“我也去!”白泽道君以及三清道人,同样是神色一变,再度离开了天庭,才刚刚回返天庭的太真道人见此,也是紧跟上他们——然后天庭当中,被师北海所惊动的众位太乙道君们,皆是接二连三的出发,朝着洪荒天地而去。
“天庭这是疯了吗?”当一位又一位太乙道君的气机在洪荒大地上绽放出来的时候,还留在洪荒天地之间的那些太乙道君们一个个的都是从自己闭关的地方踏了出来。
“这是要和巫族彻底的见个生死吗?”洪荒天地当中,一声又一声的轰鸣声在天地之间炸响,那是自天庭出发的一位又一位太乙道君强行破开了巫族席卷于洪荒天地之上的血气所发出来的动静。
因为这些太乙道君们的动作,整个洪荒大地上的巫族,都是如同汹涌的潮水一般涌动了起来。
……
“帝江陛下莫不是想要以我做饵,钓得天庭当中其他的太乙道君们上钩?”被封锁的空间之上,云中君已经是再度恢复了冷静,“奈何,就怕帝江陛下钓上的大鱼,巫族吃不下啊!”
被封锁的空间当中,无数的蝴蝶沿着那纵横交错的经纬而动,每一只蝴蝶落下的时候,那裂开的空间都是如同愈合的伤口一般,飞快的弥合起来。
而帝江的神色,终于是变得郑重起来。
就算是他的修为超出了云中君一个层次,但在这虚实之间的变幻面前,他竟是完全捉摸不到云中君的所在。
熱門連載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笔趣-第四百二十二章 大羿看書
这被凝固的空间当中,无数的蝴蝶纷飞着,在帝江感知当中,他面前这无数的正沿着纵横的空间之线缓缓而动,正以极其缓慢的速度从这被镇锁的空间当中游动的蝴蝶,每一只都是云中君,但又每一只都不是云中君。
每一次帝江搅动空间裂缝将那些蝴蝶给堙灭的时候,立刻便是有更多的蝴蝶随之诞生出来,在这被镇锁的空间当中翩翩起舞。
“不能等了!”当天庭的一众太乙道君们纷纷杀进洪荒天地的消息传到了帝江耳边的时候,帝江的目光当中,才是流露出了一抹狠戾的目光。
随着他伸出他的右手,在半空当中虚握的时候,那衍化虚实之变以躲避帝江攻势的云中君,立刻便是有一阵毛骨悚然的感觉从他的心头浮现了出来。
“要遭!”云中君本还想看看,帝江对空间的掌控到了怎样的地步,以这种方式来提升自己对空间的掌控,但那毛骨悚然的感觉一浮现出来,云中君便是知晓,自己必须要想办法从这被封镇的空间通道当中离开了,若不然的话,他几乎是百分之百的会陨落于认真的帝江面前。
在云中君动念之间,这虚空当中无数的蝴蝶的翅膀,都是合拢起来——而这个时候,帝江才是察觉到,这密布于虚空当中的,哪里是什么蝴蝶,分明便是无数的形如蝴蝶一般的刀光。
恍惚之间,有凄凄的刀鸣声响起,这虚空当中无数的刀光,都在这一刹那之间炸了开来。
“堙灭!”帝江抬了抬头,任由一团光华在他的眼前炸开,然后他虚握的右手随之捏紧。
而在那之后,帝江的面前,被他所封镇的空间,已经是彻底的化作了一片虚无——那所谓的堙灭,便是连同空间一切堙灭。
空间,乃是天地之间一切生灵依存的根基,没有了空间的存在,那依附于空间而存在的生灵,自然也就没有了存在的根基,只能在那虚无混沌当中消散于无形——就算云中君的虚实变化之道再如何的玄妙,在这样最为简单暴力的手段之前,也没有任何的意义。
但在面前的空间都划归虚无之后,帝江的脸上非但没有露出战局结束之后的轻松,反而是越发的慎重起来。
在云中君所依附的那一片空间都被帝江给彻底的堙灭之后,在帝江的面前,却依旧是还有如同蝴蝶一般的刀光在这虚空当中飘飞着。
帝江后退了一步,抹了一把自己的脸颊——然后他才发现,就算他刚才避开了一抹刀光,但他的脸上却依旧是被那一抹刀光留下了痕迹。
最令他惊愕的,是若不是他切切实实的触摸到了这刀光所留下的痕迹,他甚至都不敢确信,自己已经是在云中君的刀下受了上——而且就算是到了现在,他都完全察觉不到自己有受伤的感觉。
“好刀光。”
帝江看着面前纷飞的蝴蝶,出声问道,“这一刀叫什么名字。”
“明月刀,人间梦。”
……
而在帝江思索着,要如何锁定云中君的踪迹,如何才能够将之斩杀的时候,在洪荒天地其他的地方,从天庭杀进洪荒天地的太乙道君们,已经是个各位祖巫交上了手。
因为在出发之前,这些太乙道君们便已经得到了伏羲道具提醒的原因,知晓了十二祖巫所结成的法阵的强大,是以这些太乙道君们在找到了巫族那些祖巫们的踪迹之后,便立刻是各自缠上了这些祖巫们,使他们没有会合于一处展开阵势的机会。
虽然天庭当中绝大多数的太乙道君们都只是灭之境的境界,根本就不是巫族那些祖巫们的对手,但因为天庭的太乙道君们,数量却是十倍于祖巫的祖巫,故此这洪荒天地之间,天庭的一众太乙道君们在师北海等人的带领之下,也算是打的有声有色。
而在这样的乱战当中,洪荒天地之上的那些寻常巫族们,可是倒了大霉。
在这样的乱战当中,就算是十二祖巫的实力远超其他的太乙道君,但也完全做不到收束这太乙道君们的乱战所掀起的余波。
而在太乙道君之下,没有任何一个修行者有能力抵挡这些余波——虽然不曾直接对那些寻常的巫人们动手,但天庭的一些太乙道君们,却是有意的引导着战场往巫族那些大部落的所在而去。
反正,巫族已经放弃了先前的军气体系,就算是处于无数的巫人们环绕之下,这些太乙道君们也不担心会不会被十二祖巫接着巫族的军气给镇压。
在这样的乱战之下,巫族那些寻常巫人们,以及那些大巫们的死伤之重,可想而知。
而那些祖巫们的怒火,也同样是为之越来越重,越来越不可遏制。
“帝江,不要理会那云中君了——你再不回来,我们巫族的根,都要被天庭给挖断了!”烛阴的声音,在帝江的耳边响起。
这个时候,帝江才回过了神来,看了一眼如今洪荒天地之间的乱局,然后他的神色便在刹那之间扭曲了起来。
“你们都在找死!”
“烛阴,没必要留手了,东皇太一没来,将这些天庭的太乙道君全都留在洪荒大地,也无所谓!”帝江愤怒无比的声音响起来。
然后,空间的权柄以及时间的权柄齐齐的在这天地之间张开,将整个洪荒天地都笼盖于其间,将所有的太乙道君们都至于这权柄的影响之下。
这影响,虽然只得一个刹那,完全不够十二祖巫对各位太乙道君们发起攻伐,但这一个刹那的时间,对于十二祖巫脱离天庭那些神圣们的纠缠,却已经足够。
而就在十二祖巫脱离了天庭众位太乙道君们纠缠的刹那,那十二都天神煞阵,便是再一次的在这天地之间张开来。
庞大无比的阵法,将整个洪荒天地,以及洪荒天地当中所有的太乙道君们都是囊括于其间,洪荒天地当中,那些随着十二祖巫一起在攀登周山的过程当中演练了这法阵不知道多久的巫族战士们,亦是在那些大巫们的带领之下,结成了武术的大大小小的都天神煞阵——这一刹那之间,整个洪荒天地都,都是被那无穷的混沌所笼盖起来,混沌之间,一切的天地权柄,一切的日月星辰,一切的天地元气都是随之消逝。
片刻,又有心跳的声音,在那混沌当中响起,这心跳声想起来的时候,就算是天庭的一众太乙道君们,也都是察觉到自己的内心当中一阵一阵的悸动。
十二都天神煞阵之下,整个洪荒天地,便是被莫大的力量一分为二。
天地的下层,便是被无穷的血气所保护起来的寻常的巫族战事以及巫族的那些大巫,而上层,便是这十二都天神煞阵当中,十二祖巫和天庭一众神圣们的战场。
在这战场之间,十二祖巫明明只得十二人,但被这法阵所笼罩起来的每一位天庭的太乙道君,却都是觉得自己孤身一人在面对着那十二祖巫当中的一人。
在太乙道君级别的人数上,明明是巫族处于绝对的劣势,但通过这十二都天神煞阵,处于劣势地位的,却是变成了天庭的一方。
……
法阵的下层,被这法阵所保护起来的一众寻常巫人以及那些大巫们,一边心惊胆战的感受着上层那一轮又一轮太乙道君的力量碰撞之后的余波,一边又以期待无比的目光看着这法阵当中,无穷血气的汇聚之处。
片刻,一众大巫们当中,大羿陡然之间便是提起了手中的长弓,信步往这法阵的上层而去。
“大羿,你要去哪里?”有巫族的大巫立刻便是将大羿给拦了下来——“上面是祖巫陛下和天庭一众太乙道君的争锋之所,你上去了,岂不是令祖巫陛下分心?”
“太乙道君又如何?”大羿头也不回,径直而去,“我们巫族,只认祖巫,不认那所谓的太乙道君!”
“我倒要看看,那些太乙道君,是不是就真的纵横不败,所向无敌!”
而在这十二都天神煞阵当中,此刻已经是一片潮起潮落的汪洋——那汪洋当中的每一重浪花,都是一轮太乙道君交手之后的余波。
才踏进这一重天地之间,大羿便立刻是被那无穷的浪花所淹没,寸步难行。
在这汪洋的冲刷之下,大羿竭尽所能的挺直脊背,然后四面而望——然而,不管他看向什么地方,他所看到的,都是一片虚无,他所感应到的,都只会有那无数的太乙道君们厮杀的时候所产生的余波。
不要说天庭那些太乙道君们的踪迹了,便是巫族十二祖巫所存在的痕迹,大羿都完全察觉不到。
不知道过了多久,大羿才是缓缓的抬起了手中的长弓。
他找不到那些太乙道君的所在,没有关系,他手中的长弓,会告诉他他的目标在哪里。
心神沉入手中古朴的大弓之上,箭矢搭于其间,当大羿手中的大弓被打满的时候,他终于是如愿以偿的在这十二都天神煞阵的战场上感受到了天庭那些太乙道君的存在。
在大羿的感应当中,这十二都天神煞阵的上层,有无数个元气所凝结而成的漩涡。
而每一个元炁所凝结而成的漩涡,便是一个天庭的太乙道君和祖巫的战场。
循着本能的感应,大羿缓缓的将手中的大弓对准了一处战场。
但在他手中大弓指向那一处战场的时候,冥冥之间,便是有庞大无比的压力落到了大羿的身上令他的意识几乎都是变得一遍空白。
他抓着弓弦的右手,更是一片僵硬,似乎是黏在了弓弦上一般。
明明只需要松开手,他手中的箭矢,便会如他所想的那般,落入那祖巫和太乙道君争锋的战场当中,然后在这战场当中发出自己的声音。
但偏偏,在这一刻,他却似乎是已经忘记了到底应该如何松开手中的弓弦一般,脑海当中,连‘松开弓弦’这样的概念,似乎都已经被彻底的抹除。
不知道过了多久,大羿才终于是磨平了自己的心绪,从又急又恼的状态当中清醒了过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冥冥之间的灵光,陡然之间便是在大羿的脑海当中炸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