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天啓預報 線上看-第九百六十五章 給你讀書

天啓預報
小說推薦天啓預報天启预报
当槐诗垂眸的瞬间,陆白砚终于察觉到,那缓慢将自己吞没的阴寒。
就像是静谧的冰海一样,冷酷的拉扯着他,夺走他一切挣扎的力量,将他送往黑暗最深处的寒意……
名为死亡的东西。
名为审判的东西。
相隔七十年之后,再度来到了他的面前……
伴随着曾经那些逝去的身影。
浩荡的夜空之下,无数闪耀的星辰之光静静的洒落,那些曾经无数次出现在梦与回忆中的人影好像也从往事中归来。
冷漠的俯瞰着他的面孔。
饱含轻蔑。
“为什么……”
空洞的眼瞳被那些视线所刺痛了,陆白砚的神情痉挛,渐渐扭曲:“为什么我就非要是背叛者不可啊!”
“我只是犹豫了一下啊……”
“我只是……我只是无能为力而已啊!”
他凄厉的呐喊着,奋力挣扎,双臂的裂口中,干涸的血色再度流出,艰难的形成了丑陋的涂鸦。
用尽了最后的源质,他扯碎自己的胸膛!
强行,撕下了被怨憎贯穿的血肉,不顾千疮百孔的躯壳,发动了影葬穿梭。
可已经没有更多的力量能够让他挥霍……
只是跑出了两米,就在槐诗的视线之下,从影中被挤出,滚落在地,又踉跄爬起,手足并用的狂奔。
向着远方。
向着……已经近在咫尺的那一扇大门。
“别西卜。”
槐诗平静的抬起手枪:“别杀了他。”
火熱玄幻小說 天啓預報-第九百六十五章 給你
“好!”
少年的幻影狰狞咧嘴,瞬间,陆白砚的左腿爆出了一团血雾,小腿从肢体上脱离,飞起又落下。
陆白砚倒地,又艰难抬起了右腿,想要支撑。
而槐诗,再度扣动扳机。
嘭!
右腿的膝盖也被打碎了。
倒在了融化的雪水和泥浆之中。
依旧在痉挛着挣扎。
早已经感受不到痛楚了……
可在昏沉中,那些幻影却好像更加的清晰了。
站在他的两旁,静静的凝视着这一切,观赏着他丑陋的样子。
“对不起……对不起……”
他语无伦次的道歉,却不知道究竟应该说什么才好。
恐惧的将面孔藏进泥浆和冻结的冰雪中,不敢再看。
只是本能的用双臂中所凝结的血画,在地上爬行,不顾一切的逃亡,一点点的,在地上蠕动,向前。
“大家再见……”
他呆滞的呢喃,自言自语,“我要去旅行了。”
“去一个……我可以去的地方……”
就这样,拖曳着残躯,奋力爬行。
向着那个能够摆脱痛苦和罪孽的地方……
去地狱里。
哪怕任人唾弃,遭受永恒的折磨也没有关系。
“对不起……对不起……”
陆白砚不断的重复着,伸手,努力的想要触碰地狱的门框。
终于,看到了等待在门后的人影。
微笑的伍德曼低头,向着他,伸出了手掌。
他愣住了,似是惊喜,充满期望的伸出手,想要握住那一线堕落的希望,可是不论如何,都无法再拉近一丝距离。
因为有人扯住了他右腿的脚踝,拉扯着他,残忍的向后。
将他拖回了人间,拖向了无数眼眸的冷漠俯瞰之下。
他愣住了,惊恐尖叫,含糊的呐喊,哽咽哭号,奋力的想要踢腿,终于挣脱了那一只手的拉扯,再度,向着地狱爬行。
一点一点的……
缓慢又痛苦的,向着解脱之门爬去。
然后,被再度拽了回来。
又一次,直到他失去了所有的力气,绝望的停在了大门的前面,再没有力气能够去握住那一只手掌。
在他的身旁,槐诗平静俯瞰。
“该道别了。”
他说:“陆白砚,你要和你的朋友说再见。”
“我……”
陆白砚茫然的呢喃:“我……我还有……我还……”
“不好意思,你声音有点小,我听不清晰。”
槐诗挽起了自己的袖管,向上三折,露出手臂:“但是没有关系,你可以继续……随便你说什么都好。”
“但是,不论你说什么,结果都不会改变。”
自血肉化为金属的右手之上,苍白的炼金之火燃起,照亮了槐诗平静的面孔,还有他的沉寂的眼瞳。
一片黑暗中,只有悠远的静谧……
“时候到了,陆白砚。”
在那一瞬间,有痛苦的惨叫响起。
像是要撕裂灵魂一样,残酷的蹂躏着他的意志,带来了熔炉中的煎熬和折磨。
燃烧的铁之手,已经刺入了他的躯壳。
——锻造开始!
大司命的天赋·阳生,于此运行。
就像是从树上摘下了成熟的果子,当槐诗的手掌拔出时,就扯出了残留的断裂根须,还有那一顶白玉所雕琢成的头冠。
在炼金之火的焚烧之下,一切深渊的沉淀无声消散。
纯化的奇迹再度蜕变,自槐诗的手中化为了一本古老的典籍。
然后,槐诗再度探出手,令痛苦再临,煎熬永续。
就这样,一寸寸的搜索着龟裂的魂灵,握紧,自其中扯出了神迹刻印·天问的结晶,一枚流溢着云烟和流光的玉玦。
最终,第三次探出手。
终于握紧了他的灵魂。
在凄厉的嘶哑尖叫中,对灵魂施以火焰,强制性的操作着他所有的源质,向内收缩,到最后,形成一方漆黑的墨锭,拔出!
当槐诗松手的瞬间,那一具残缺的身体无声落地。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呆滞的眼瞳之中再无任何神采,只剩下一片空洞。粘稠的口水从嘴角流下来,混合着丝丝缕缕的血丝……
灵魂已然迎来了覆灭。
可还没有结束。
寂静中,槐诗拔出愤怒之斧,对准了他的脖颈,举起。
正如同罗素所说的那样那样。
冷酷的,无情的,去履行属于大司命的职责,以最直白和最残忍的方式,予叛逆者以灭亡!
如此,方能彰显正义和公理的所在。
就这样,在探镜的俯瞰中,在地狱的大门前,全世界的见证之下……
——审判到来!
斩!
粘稠的血色喷薄而出,跨越了地狱的门扉,像是落在了幻影的面孔上。
令伍德曼嘴角永恒的微笑也为之阴沉。
直到现在,槐诗才抬起头,冷漠的向着门后看去。
“你不是想要吗?”
他抬起脚,将地上的东西踢过去,“喏,给你。”
头颅翻滚,停在了伍德曼的脚边。
缓缓停止。
这就是天国谱系的答复。
.
.
同一时间,不同的地方。
快餐店的倒影之中,伍德曼遗憾轻叹。
“真可惜啊,死掉了……从痛苦中蜕变,遵循自我的意志选择了地狱——这一份酝酿了七十年的惭愧和自我否定所带来的绝望,究竟会结出什么样的果实呢?”
他说,“只差一点,他就可以成为我们的同伴了。”
“或者,你也可以换一个方法。”
罗素诚恳建议,“真这么在乎手足感情的话,他没有办法陪你们,你们也可以去陪他……着急的话,现在可以现场报名,我可以让槐诗为你们打折。”
“哈哈,真是幽默,一如既往。”
伍德曼摇头:“黄金黎明可不像是你们一样,会成为因为点点挫败就开始脆弱的地方……我们的日子还长着呢。”
“放心,不会太长,很快就会结束了。”
罗素摇头,“那一天,很快就会到来,伍德曼,在那之前……不论你们想要的什么,我都可以保证:你们什么都得不到!”
“听上去令人害怕。”
伍德曼揉了揉眼眶,好像擦拭着不存在的眼泪:“我会开始期待的,罗素。不过,你说错了一点。”
他停顿了一下,再不掩饰笑容中的狰狞:
“——我们没有的东西,我们比较喜欢,自己拿!”
.
这一瞬间,雪原之上,伍德曼抬头,笑容依旧。
“槐诗,为了感谢你的礼物。”
他说:“我也有一个礼物送给你。”
在他缓缓展开的双手之间,一道光幕浮现,从其中展露出槐诗无比熟悉的风景。
静谧的校园,回荡的钟声,还有往来的人群。
——象牙之塔!
就在光幕之上,虚无的天空轰然破碎!
一双双庞大而空洞的眼眸从破碎的苍穹之后浮现,向下俯瞰,数之不尽的光芒从黑暗中亮起。
那是星辰。
来自地狱的星辰,轰然坠落。
向着平静的学院,降下毁灭!
凄厉刺耳的警报声瞬间响彻了每一个角落,紧接着,一重重防御凭空浮现,笼罩在了每一座建筑之上。
应急措施被启动了。
所有正在活动或者欣赏着现场转播的学生都在创造主框架的拉扯之下,飞向了最深层的六个避难所,然后根据年纪、序列与院系构成,三人一组予以隔离,避免危害的扩散和蔓延。
而涌动的火光和混乱,已经从这一座静谧了漫长时光的城市中扩散开来。
有一只大手从边境的裂口之外浮现,握紧成拳,缓缓的靠拢,然后五指张开,无数如同草籽一般的地狱大群就被抛向了下方的世界。
洒下了死亡和灭绝的种子。
就在龟裂的广场之上,名为马瑟斯的创造主抬起眼眸,伸手,扶了一下帽檐,手杖敲锣。
瞬息间,双螺旋秘仪从无到有的扩散。
以深渊血系为纽带,降下了领域,内外隔绝——
【内阵】展开。
再然后,裂缝之后,那一颗最为辉煌,燃烧着层层光焰的巨大星辰,终于从天而降,坠落在的大地上。
诺大的边境陡然一震。
难堪重负。
三十六道光辐向着四周展开,自古老的颂唱之中回旋。
如同钢铁所铸造的枯瘦老人抬起了自己的面孔。
立足与这一片他乡的土地之上。
——外道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