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oqz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極夜玩家 線上看-052 分離·糾纏不清的感情·回來吧讀書-zjsuz

極夜玩家
小說推薦極夜玩家极夜玩家
游戏,在前世,这就是李想最熟悉的东西之一。
那时他整天窝在工作室里制作枪械,心里念着妹妹和初恋,什么兴趣爱好都没,唯一稍微能提得起兴趣的便是各种各样的游戏。
可惜前世终究居无安所,人无定形,这唯一的小爱好最终也随风而逝了。
李想和三女商谈着童话神国,对此她们也百思不得其解,从未听过这种稀奇古怪的神国,居然还要进入者玩游戏通关!
“听说神国都是创造者的心相和经历演化而成,看来这位归来的亡者主角特别偏好游戏?”塞西莉亚努着嘴一脸好奇,“从玩家的反馈看,只有通关神国里的游戏,才有机会见到那位存在。”
“要知道具体情况,恐怕只能亲身进入,要彻底了解,也可以尝试挖掘那位主角曾经所处纪元的信息,这方面,就交给研究院去做吧。”李想点头。
有关最终浩劫,由索菲亚和蜜梨领导的研究院一直在不断收集相关信息,然后疯狂推演浩劫走势以及古今过往。
想要击败这些归来主角和他们的神国,就必须了解他们曾经所处纪元的事情,越详细越好。
“研究院能忙得过来吗?”费钰景有所怀疑,虽说那是聚集了七大陆最聪明一批人的地方,但人力始终有限,李想安排给他们的任务未免太多了。
李想点头,眼神坚定,他选择信任蜜梨和索菲亚,只要她们没有对自己开口,他就会这样一直信任下去。
正如三女之前所说,把所有责任都承载在自己肩上,即便是他也扛不住,终有一天会被压垮,他必须开始信任其他人,将责任分散下去。
最终浩劫不是一个人,不是一群人的浩劫,而是这片天地,这个世界的浩劫,谁都躲不过去。
“相信蜜梨吧,不到万不得已,你们不要主动进入这个童话神国。”李想扫视了眼糖果巨山,此刻还有人影在周围耸动,很快就被神国边境吸纳其中,他从偌大的神国里感知到了一丝异动。
那股气息很甜腻,同时也充斥着死亡的恐怖。
有人在里面,并且是10级,实力极强,一双眸子若隐若现地打量着这边,最后定格在李想的身上。
应该是童话神国的主人,那位不知姓名和来历的归来主角。
对方饶有兴致地打量着李想,和其他几名主角带着试探和猜忌的气息不同,祂很直接,也将自身的位置暴露给了他,似乎还在期待什么。
这是一种无声的邀请。
假如给我三天光明
敌友不分,但不是灾厄之主和迷雾新娘那种纯粹的恶念。
“祂既然有封锁神国的能力,自然也有将所有进入之人困住的实力,你们千万不要贸然进入,不然我也不一定能救你们出来。”
李想又郑重地叮嘱了三女一遍。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他不厌其烦,一次次叮嘱,就是担心三人没能按捺住,万一落入敌人圈套,他会变得无比被动。
三女也是不厌其烦地点头应承,不敢懈怠,李想的关心夹杂在字里行间,听得她们很是感动。
这边事了,他准备前往南陆,和白莉莉商议一下最新的情报,也算是完成了一个小轮回,审查了七大陆当下战局情势。
见到他要走,塞西莉亚一噘嘴,有点不开心,但嘴里的话还没说出来,就被复制体鸣绪给一把拉到了旁边。
“你不是说有最新的机械生物要给我看看吗?趁现在空,我跟你去把把关吧。”复制体鸣绪推了下塞西莉亚,冲她挤了挤眼睛。
塞西莉亚看了看李想和费钰景,叹了口气,不情不愿地跟着复制体鸣绪离开了。
两人登上准备好的虚空战舰离开,站在云梯口,复制体鸣绪朝李想投射来一道戏谑的目光,对着他挑了挑眉,似乎在问“你该怎么感谢我?”
李想报以一笑,目送两人离开后,这才回头看向一旁的费钰景。
此刻,夜风凄迷,星辰遍布,远方的神国灯火渐明,看来是某些游戏开始了。
两人相对无言,吹着风,静默而立,过了许久,费钰景才轻轻笑出声。
“十多年了……一不留神,就十多年过去了。”费钰景捋了下发丝,声音随着风声飘荡在四周,“距离那场统一招录考试。”
这是她的第一个心结。
那时两人都青春年少,她是侯城费家的小姐,许多人眼中的天之娇女,品学兼优,天资极高,统一招录考试又稳稳觉醒了六条魔术回路,等级不低,一下子就被京北学府相中。
若不是费家和邪首白莉莉早有瓜葛,她拿着的就是最普通也最常见的逆袭大小姐剧本,从小家族的大小姐崛起成能影响一定势力的七大陆世家大小姐。
至于李想,那就坎坷和离奇许多了。
曾几何时,费钰景拿自己的婚姻做赌注,想要将李想绑定在自己身上,她太爱他了,爱到无法自拔,爱到即便明知作为邪徒和他难以善终,依旧不顾一切到疯狂,到疯癫。
直到鸣绪的出现,打了她一个响亮的耳光,让她终于清醒。
那个少年早不是记忆里的他,他有他所爱的女孩,可惜不是自己。
她早就知道一切,明白一切,所以狠下心割舍这份感情,甘愿自欺欺人,以追求名利和力量的理由抛弃了李想,尽管那时的李想对她还有一份飘忽不定的感情,只要她愿意,有的是办法让心地善良的李想因愧疚而不敢放弃自己。
但她还是毅然选择了放手。
她告诉自己,对方心里的人不是自己,她不要一份镜花水月般的爱情,不要嗟来之食,不要卑微之爱。
想要,就公公平平地和她争个高低,让李想看到真实的自己,让他自己去做选择,哪怕一败涂地,哪怕万劫不复,哪怕永远错过。
这才是她。
无光女皇,费钰景。
世事变化无常,原本随着白莉莉复苏,她彻底叛变人类阵营,成为共食者,甚至还暗中参与了针对鸣绪的计划,她本该和李想越走越远,不再有任何交集。
然而偏偏,心底那份炽热的感情愈演愈烈,燃烧着她的一切,迫使着她如同扑火的飞蛾般凑上去自杀,本以为是个无法挽回的悲剧,却在最后一刻峰回路转。
费钰景现在都不敢相信,那个时候自己会突然对他疯狂告白,然后以交易的名义对他说出那句“一个孩子,我们的孩子”!
诚然,诞下一个血裔有助于她稳固自己的人性,免得在成为共食者太久后逐渐丧失本心,血裔还能在关键时刻成为降临的工具,复生的道具等。
但再多理由,她也骗不了自己,要一个孩子,真正的原因是为了弥补自己的遗憾,是为了有一个念想,在未来也许再无交集的情况下留下一个能让自己思念和宽慰的点。
影儿那个小丫头生来就很懂事,大概是诡异的生长环境和单亲家庭让她成长得极快,平时从不对自己撒娇,也从不开口要求什么。
比起大部分的小孩,她的童年太过凄惨,终日在无光岛屿上锻炼厮杀,像是宇宙巨兽的幼崽一样。
但她从未有过一句怨言,有时候懂事的让人心疼。
“我一直以为影儿性格样貌都随我,你这个便宜老爸遗传给她的大概只有过人的天资和机械上的天赋了。”费钰景不等李想一同感慨,一下子将话题扯到了女儿身上。
李想静默,没有说话,任由她继续说下去。
他知道,现在身旁的少女不再是那个叱咤七大陆的无光女皇,令人闻风丧胆的共食者,而是和他从小玩到大的青梅竹马,扎着马尾,穿着白衬衫黑皮鞋的漂亮女孩。
她压抑了太久,沉默了太久,需要一次爆发和宣泄。
自己误会了她太久,一直觉得她热衷于力量和名利,甚至不惜为此放弃自己,独自离开。
李想至今还记得费钰景说出自己是邪徒身份后的情绪大转变,她笑得肆意盎然,先是挑明了自己和鸣绪朦胧的爱情,然后指出他和她之间早已破碎的初恋之情,最后点明自己的追求。
那恰恰和李想的本心相违背。
她变了,变得让他看不清,或者说从未看清过,包括后来的一系列事情,费钰景一步步走向李想最不愿意看到的局面,还甘之如饴。
最后更是不顾一切,放弃掉父亲和家族,投身到灾厄阵营,成为人不人,灾厄不算灾厄的共食者。
这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顺理成章。
她在昭示着她的野心和追求,为此不惜一切代价,就和她说的一样,成功只看结果,不看过程,如果她无敌了,将李想作为装饰品放在储藏柜里又如何?
这是偶尔,李想还是会疑惑,这个少女真的是当初那个和他青梅竹马,为了让他一起去京北学府不惜拿婚姻做赌注的女孩吗?
巨大的反差让他有种诧异感,难以接受,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如果费钰景真的是表现出来的那样,前世今生,她一共骗了自己两次,但前世饮弹自尽前,他透过窗口反光看到的那道落寞身影和无光的眼神又算什么呢?
他无法理解,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最后只能任其而去,同时也松了口气。
这也是李想心里最愧疚的地方。
在学院杯最后,费钰景大声质问自己,甚至发泄般刺穿鸣绪的身体,眼神里满满都是一句“你为什么不试着留下我!”
可他最后依旧选择看着她离开,成为共食者,没有挽留,任她癫狂,走向万劫不复。
为什么呢?
也许那时,他就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份感情了。
他对费钰景还有情意,可这一生最爱的女孩已经找到,此生不渝,誓死守护,是不会发生改变的。
与其伤她心,让她难受,无法抉择,还不如一刀两断,果断点。
他愧疚的是为了弄断这份感情,变相促就了费钰景之后扭曲的道路。
这份责任是他的,因果是他种下,是他尝到的。
一次次的不舍,一次次的游离在外,一次次的若即若离,李想闭上眼睛,各种感情反复涌上心头。
不用言说,费钰景也能从他的情绪变化里体会到他的感情。
他担心他们三人会成为昔日冬零王、第一夫人和白莉莉的翻版,一场痛苦的感情害苦了三代人,因此李想始终对费钰景狠不下心,又不敢太过放纵她。
费钰景还在说着影儿有关的事情,从她嗷嗷待哺,到能爬能走,到第一次说话,第一次喊妈妈,第一次问爸爸在哪里,她随意说着,李想听着,继续着情绪的交流。
穿越伪装者之吾为明凡 翼正
这些事情她都没和李想说过,这是她和影儿的回忆,点点滴滴,如今却是最美好的记忆。
“现在才发现,她和你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同样的闷葫芦,有什么话都死死憋在心里,死都不肯说,气死我了。”费钰景似乎想到了什么好气的事情,又气又笑,“还有一次,她明明受了那么重的伤,偏偏嘴上非要说没事,然后在我外出处理事务时,差点被岛上的灾厄吃掉!”
那是有史以来最惊险的一次。
就差一步,影儿就成了灾厄的口粮,还好她中途回岛拿遗落的东西,小丫头还死憋着不哭,明明害怕得不行。
她身上有着李想传承的血脉,本源气息非常独特,对灾厄有着非同一般的吸引力,和辛夷类似,但由于母亲不同,影儿更靠近灾厄侧,也更容易吸引到支配者的注意力。
要是影儿因此死掉,她大概会真的发疯。
再也无法抵御共食者的排斥反应,化身为没有意识的怪物。
“那次,我把整个无光岛屿所有能动的东西都杀光了,一个不留,生怕未来再出现什么东西威胁到她的小命。”费钰景苦笑了下,“我真的不是一个称职的母亲,害得她好几年孤身一人,大概现在孤僻的性子就是那时候养成的。”
“这不怪你,现在她不是和艾希玩得很好吗?等……浩劫结束,你和她一起搬过来住吧。”李想叹气,看着她,终于缓缓说道,“我想鸣绪会很高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