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vm8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熊靜-251 喬家長女喬墨兒閲讀-j4p24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說推薦權寵新娘蜜如甜权宠新娘蜜如甜
乔墨儿在太师府吃的开心,和乔亦珂还有乐芸芸聊的也是不亦乐乎,韩云熙看乔墨儿这么开心的聊天,也就陪着她听听这些年,她在耿王府发生的事情。
“墨儿,你知道耿王府里有小孩子吗?”乐芸芸问乔墨儿,她一直很好奇当年乔墨儿是怀孕的,若是乔墨儿没有死,她的孩子是不是也还活着,甚至是不是也留在了耿王府。
“有啊,世子哥哥还有嫂嫂生了一个特别可爱的孩童,叫小豆芽。”
乔墨儿听到孩子,她第一个反应过来的就是小豆芽,加上自己喝了点儿酒,乔墨儿提起小豆芽更是沾沾自喜。
“他好可爱的,同我特别的投缘,有的时候我也想要有个和小豆芽一样可爱的孩子,他长得……”乔墨儿本是眯着眼说话,但提及小豆芽的模样,看了看韩云熙,“和云熙一般,丹凤眼,鹰钩鼻,还有一张特别好看的小嘴巴。”
韩云熙看乔墨儿说的这般开心,兴许以为她是喝多了,开始胡言乱语了,用指尖指着她的脑袋点了一下。
乔墨儿抬起头,一只眼闭着,小手举起来瞄着韩云熙说道,“仔细看看,小豆芽和云熙你长得还是挺像的。”
“墨儿,休得胡言。”
韩云熙以为乔墨儿再说缪言,可乐芸芸还有乔亦珂知道,假如真的像乔墨儿所说的那般,小豆芽长得像韩云熙,那小豆芽定是乔墨儿的骨肉,他二人猜想定是耿逸怀和三公主怕有人伤害她,所以才对乔墨儿和众人隐瞒了真相。
“墨儿,要是有机会,我还真想看看那个小豆芽长得是何模样,我同你都这么投缘,要是我遇见了小豆芽,岂不是也很投缘啊!”
乐芸芸提议想见见乔墨儿口中的小豆芽,可韩云熙一直认为乔墨儿是喝多了,在胡说八道。
“墨儿喝多了,你们还是不要再同她打趣了,耿世子根本没有孩童。”韩云熙去了耿王府数十次,根本就没有见过乔墨儿口中所说的孩童。
“我才没有喝多呢,云熙你要是不信,今日算上日辰,小豆芽也快回耿王府了,等我安排好了,我就带你们去看看,我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乔亦珂小声的对乐芸芸说,“夫人,若是小豆芽真是墨儿所出,我想……”
乐芸芸轻拍乔亦珂的手说:“我懂,将军不必言说。”
孙悟空是个好员工
自乐芸芸和乔亦珂成婚之后,二人做什么都是很默契的,加上乐芸芸虽然之前性子跋扈了些,但嫁给乔亦珂之后,遵守三从四德,又会讨乔亦珂欢心,二人经常是点到为止,虽然外人看不懂,但只要他们二人在一起,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二人就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这一次,乔亦珂无非是想说,如果小豆芽是乔墨儿的孩子,他会去找耿逸怀讨个说法,并且将墨儿还有小豆芽一起带走;其实他更想找耿逸怀问个清楚,自己明明在军营和他待了那么久,有时候耿逸怀在他身边比和乐芸芸待的时间还要久,他耿逸怀居然只字不提,甚至面不改色的瞒着他三年之久,这口气定是咽不下去的,他肯定要找耿逸怀好好的说上一说。
“你们两个嘀嘀咕咕说什么呢?”乔墨儿不爽他们夫妇二人在他面前秀恩爱,她的世子哥哥和嫂嫂现在吵架了,她就见不惯别人如胶似漆的模样。
“没什么,我在和夫人说,择日不如撞日今日就去府上看看如何?”
“我考虑考虑。”
乔墨儿傲娇的回答乔亦珂,但看乔亦珂带着期待的眼神望着她,她感觉到鸡皮疙瘩要掉一地了,摸了摸自己的肩膀哆嗦道:“好啦,好啦,我吃好了,现在就去耿王府看看小豆芽。”
乔墨儿说完将手搂住韩云熙的脖子,凑近他耳边说道:“云熙,我告诉你,今日我就让你好好看看,之前拿了你那个玉佩的人到底是谁。”
韩云熙软笑,“呵呵,你还真是较真啊,多久的事情了,你还放在心上。”
“墨儿当然记得那件事情了,若不是云熙你误会我,我也不会记在心里这么久,墨儿其实是很小气的人,所以如果云熙不能解开我的心结,那墨儿一定会郁郁寡欢而亡的,会小肚鸡肠的记恨云熙你一辈子。”
乔墨儿说完,在众人面前吻了韩云熙的侧脸,韩云熙脸红,但又不失礼仪的将她扶了起来;“不是说要看小豆芽吗?咱们这就去。”
尸家侦探之地界篇
闫旭说这是他们的家务事,自己就不去掺和了,站在太师府门口,让下人准备好了马车送他们一程。
都市情仇 金王
待他们离开之后,乔於珂带着廖小爷出现了,他问闫旭,“刚刚在府里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吗?”
“吓死本太师了,乔大人出现都不带声儿的啊,多亏我胆子大,不然这会儿就去了阎王殿上了。”
闫旭摸着自己的胸口,给自己抚平情绪道。
“我说,那个墨儿姑娘,是不是我的妹妹乔墨儿?”
乔於珂冷脸问道。
“是是是,就是你们乔家长女乔墨儿。”
“呵,耿逸怀果然在骗我,我这就去找他好好算算账。”乔於珂也要往耿王府方向走去,却被闫旭拦住了。
“乔大人,不可不可。今日乔二爷已经去叨扰耿王府了,若是您再去耿王府,人多口杂,定是会对墨儿有不好的地方;你再想想,曾经辉煌一时的乔府大公子和二公子,一前一后进了耿王府,定是有什么蹊跷之事,就算没有事情,也会被有心人说成不好的事情,到时候,别说你们了,耿王府就算有三公主撑腰,都没有用的,照样会被那些暗里的小人拉下水。”
闫旭给乔於珂分析道,乔於珂不爽又不敢得罪太师,只能忍气拂袖而去。
乔墨儿带着众人来到了耿王府,想要找耿逸怀,隋妈妈平日里不怎么待见乔墨儿,今日主动上前问好,还说世子正在房间里,让乔墨儿不要去世子房间叨扰。
乔墨儿才不听这个隋妈妈的差遣呢,提着裙子带着一身酒气就去寻耿逸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