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xk4m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聊齋之家有妖妻》-第六百二十一章 老魔現身讀書-u8ezo

聊齋之家有妖妻
小說推薦聊齋之家有妖妻聊斋之家有妖妻
雍宁和潘刺史原本有兵三万余人,但经过这些日子的招降纳叛,引诱流民,其总兵力已经发展到了近四万人,此外还有万余屯田兵。
虽然兵多地少,即便熬过秋收也无法做到自给自足,必须依靠王丰调拨钱粮军械才能维持下去,但纯论军力,却已经不可小视了。
星耀洪荒天
除此之外,益州那边也出现了变化,随着白莲教在扬州、荆州、冀州等地的连续失败,益州的刘静香叛军也声势低落了下去,在江州被益州军击败,主力尽丧,残部退回了南中,打算依托南中之地复杂的地形坚守,至不济也要自成一国。
而益州军在击退了刘静香之后,却也未能深入追击,反而内部爆发了争斗,几名领兵大将为夺取益州的控制权开始相互攻伐,整个益州一时乱成了一片。
不过此时的王丰却没有空理会中原的乱局,眼下已经带着佛道两家的修士满天下地追寻心神老祖的踪迹。奈何那心神老祖的法力的确十分高强,每每能提前察觉王丰等人的靠近,先一步离去。
而王丰本命灵镜的查探距离又实在有限,无法做到千里之外锁定对方踪迹,然后暗中包抄。只得与对方这么纠缠。
双方你追我逃了十数日,行程十数万里。心神老祖就是不与众人正面交战。最后,还是前来增援的天庭大将不耐烦了,发文回了天庭,请求增援。天庭探查之后,点出心神老祖已经回了梅里雪山,众人这才没有失去方向。
当下众人兵分三路,隐藏行踪,往梅里雪山围了过去。天庭那边也再次派出了援兵,先一步悄无声息地在梅里雪山周围布下了天罗地网。
这一次心神老祖没能提前逃走,被众人围在雪山之中,经过一番激烈厮杀,心神老祖被天庭、佛门联手击杀,其身边的门徒死伤殆尽。
大战平息,众人却都有些怅然。一是战斗异常激烈,心神老祖拼死抵抗之下,给自己这边造成了不小的伤亡。二是被盗走的一众高僧的金身和道门仙真的真身并未寻回来。三是心神老祖死的太过干脆,以至于其是否有其他同党,这些同党是谁,在哪里,这些都并未查清楚。四是最关键的,利用金身炼制傀儡的秘术并未找出来,这始终是一大隐忧。
要知道,佛门和天庭之所以不惜大动干戈也要击杀心神老祖,根本原因便是心神老祖将智光大师的金身炼制成了傀儡,几乎可以假乱真,若是这门邪术不加遏制,蔓延开来,西方佛门将会大乱不说,整个天界都可能会受到波及。
如今这一门邪恶的傀儡之术没有找到并销毁,那就留下了隐患。
思及此,就听白云禅师道:“心神老祖死便死了,但此事还不算完。心神老祖还有些门人并未在此,我等必须除恶务尽,将他们一一找出来,问清楚那傀儡之术是否有还有传承。彻底斩草除根才是。”
众人闻言,都觉有理,当下转头看向了王丰。
就见王丰沉吟了许久,这才缓缓地道:“找寻心神岛余孽自然是题中应有之义。不过这部分心神岛的弟子与心神老祖分开已经超过了三天,我的灵镜很难再找出他们的踪迹来了。而且我心里却对心神老祖的死还有些疑惑。”
觉妙大师闻言,讶道:“你察觉有什么不对劲么?”
王丰摇头道:“倒是并没有什么不对。只是感觉那心神老祖老奸巨猾,不该这么容易身死道消才是。”
觉妙大师道:“既然心有疑惑,何不将灵镜取出,回照一下心神老祖亡故前后的经过,看看是否有什么不妥之处。”
王丰点了点头,当即祭出灵镜,施展留影回光之术,将战斗的经过慢慢地回放了几遍,众人都仔细观看,还是并未发现异常。
心神老祖的确是肉身崩解,元神泯灭,死的不能再死了。
王丰这才强压下心头挥之不去的疑虑,与众人一起清理了战场之后,这才返回中原。
众修士相约,继续追查心神岛余孽,追寻被劫走的高僧金身和道门真身。在这件事情上,相互合作,互通消息。
做好约定之后,王丰这才驾遁术返回了交州。此时徐豹和宗元兴的兵马已经杀进了岭南西路,一路连战连捷,形势大好。倒是海公子、常丰林和红烟攻打琼州府遇到了麻烦。
琼州府的海外联军有好几千人,个个武艺高强。双方连战数次,海公子他们都顾忌伤亡,提前退兵,因此一直未能大胜。
王丰见此情形,当即飞身来到琼州府,亲自督率大军与琼州岛的夜叉军交战。此时王丰已经放开了手脚,直接用玄磁神火雷、戮神刀和其他道法对付夜叉军,终于一举扭转局面,三战三捷,将夜叉军主力歼灭。其残部千余人趁夜抢夺了些渔船浮海而逃,也被王丰命令海公子和常丰林督率水师追上,尽数歼灭。
这些留守琼州府的夜叉军十分凶残,在琼州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王丰因此不愿意给他们留一点生路。
等到琼州安定,王丰又回过头去,帮着叶雪薇和畲姬清剿番禺、雷州等地流窜的联军小股残军,历时近月,这才终于将所有残敌尽数清剿干净。
此时徐豹和宗元兴讨伐蒲总兵也到了关键时候,蒲总兵固守岭西城,城内储存了三年的粮食,坚守不出。徐豹、宗元兴连番攻打,损折许多兵马,却仍旧不能破城。
徐豹无奈,只得派人向王丰求援。
爱是指引未来的方向
蒲总兵麾下都是蒲宗凡人士卒,与夜叉军又不同,不能肆意用道法攻杀。王丰只得亲自去到岭南西路,认真考察了当地情况之后,认为蒲总兵之所以能坚守城池,并在岭南西路称王称霸,是因为他多年坐镇岭南,与当地土人互通婚姻,结下了较为牢固的同盟关系。
要想消灭蒲总兵,就必须先破除他和当地土人之间的关系。于是王丰以设立土司、册封官爵、赏赐财物、举荐做官等等优厚的条件引诱当地土人。当地土人也看到蒲总兵已经穷途末路,而王丰势力正盛,不可抵挡,况且跟着王丰的利益还比跟着蒲总兵的利益大得多了,于是纷纷弃蒲总兵而归王丰。
除此之外,益州那边也出现了变化,随着白莲教在扬州、荆州、冀州等地的连续失败,益州的刘静香叛军也声势低落了下去,在江州被益州军击败,主力尽丧,残部退回了南中,打算依托南中之地复杂的地形坚守,至不济也要自成一国。
而益州军在击退了刘静香之后,却也未能深入追击,反而内部爆发了争斗,几名领兵大将为夺取益州的控制权开始相互攻伐,整个益州一时乱成了一片。
不过此时的王丰却没有空理会中原的乱局,眼下已经带着佛道两家的修士满天下地追寻心神老祖的踪迹。奈何那心神老祖的法力的确十分高强,每每能提前察觉王丰等人的靠近,先一步离去。
而王丰本命灵镜的查探距离又实在有限,无法做到千里之外锁定对方踪迹,然后暗中包抄。只得与对方这么纠缠。
双方你追我逃了十数日,行程十数万里。心神老祖就是不与众人正面交战。最后,还是前来增援的天庭大将不耐烦了,发文回了天庭,请求增援。天庭探查之后,点出心神老祖已经回了梅里雪山,众人这才没有失去方向。
当下众人兵分三路,隐藏行踪,往梅里雪山围了过去。天庭那边也再次派出了援兵,先一步悄无声息地在梅里雪山周围布下了天罗地网。
这一次心神老祖没能提前逃走,被众人围在雪山之中,经过一番激烈厮杀,心神老祖被天庭、佛门联手击杀,其身边的门徒死伤殆尽。
大战平息,众人却都有些怅然。一是战斗异常激烈,心神老祖拼死抵抗之下,给自己这边造成了不小的伤亡。二是被盗走的一众高僧的金身和道门仙真的真身并未寻回来。三是心神老祖死的太过干脆,以至于其是否有其他同党,这些同党是谁,在哪里,这些都并未查清楚。四是最关键的,利用金身炼制傀儡的秘术并未找出来,这始终是一大隐忧。
要知道,佛门和天庭之所以不惜大动干戈也要击杀心神老祖,根本原因便是心神老祖将智光大师的金身炼制成了傀儡,几乎可以假乱真,若是这门邪术不加遏制,蔓延开来,西方佛门将会大乱不说,整个天界都可能会受到波及。
如今这一门邪恶的傀儡之术没有找到并销毁,那就留下了隐患。
思及此,就听白云禅师道:“心神老祖死便死了,但此事还不算完。心神老祖还有些门人并未在此,我等必须除恶务尽,将他们一一找出来,问清楚那傀儡之术是否有还有传承。彻底斩草除根才是。”
众人闻言,都觉有理,当下转头看向了王丰。
就见王丰沉吟了许久,这才缓缓地道:“找寻心神岛余孽自然是题中应有之义。不过这部分心神岛的弟子与心神老祖分开已经超过了三天,我的灵镜很难再找出他们的踪迹来了。而且我心里却对心神老祖的死还有些疑惑。”
觉妙大师闻言,讶道:“你察觉有什么不对劲么?”
王丰摇头道:“倒是并没有什么不对。只是感觉那心神老祖老奸巨猾,不该这么容易身死道消才是。”
觉妙大师道:“既然心有疑惑,何不将灵镜取出,回照一下心神老祖亡故前后的经过,看看是否有什么不妥之处。”
王丰点了点头,当即祭出灵镜,施展留影回光之术,将战斗的经过慢慢地回放了几遍,众人都仔细观看,还是并未发现异常。
心神老祖的确是肉身崩解,元神泯灭,死的不能再死了。
王丰这才强压下心头挥之不去的疑虑,与众人一起清理了战场之后,这才返回中原。
众修士相约,继续追查心神岛余孽,追寻被劫走的高僧金身和道门真身。在这件事情上,相互合作,互通消息。
做好约定之后,王丰这才驾遁术返回了交州。此时徐豹和宗元兴的兵马已经杀进了岭南西路,一路连战连捷,形势大好。倒是海公子、常丰林和红烟攻打琼州府遇到了麻烦。
琼州府的海外联军有好几千人,个个武艺高强。双方连战数次,海公子他们都顾忌伤亡,提前退兵,因此一直未能大胜。
王丰见此情形,当即飞身来到琼州府,亲自督率大军与琼州岛的夜叉军交战。此时王丰已经放开了手脚,直接用玄磁神火雷、戮神刀和其他道法对付夜叉军,终于一举扭转局面,三战三捷,将夜叉军主力歼灭。其残部千余人趁夜抢夺了些渔船浮海而逃,也被王丰命令海公子和常丰林督率水师追上,尽数歼灭。
黑暗末日 我妻虚彩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这些留守琼州府的夜叉军十分凶残,在琼州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王丰因此不愿意给他们留一点生路。
等到琼州安定,王丰又回过头去,帮着叶雪薇和畲姬清剿番禺、雷州等地流窜的联军小股残军,历时近月,这才终于将所有残敌尽数清剿干净。
此时徐豹和宗元兴讨伐蒲总兵也到了关键时候,蒲总兵固守岭西城,城内储存了三年的粮食,坚守不出。徐豹、宗元兴连番攻打,损折许多兵马,却仍旧不能破城。
徐豹无奈,只得派人向王丰求援。
蒲总兵麾下都是蒲宗凡人士卒,与夜叉军又不同,不能肆意用道法攻杀。王丰只得亲自去到岭南西路,认真考察了当地情况之后,认为蒲总兵之所以能坚守城池,并在岭南西路称王称霸,是因为他多年坐镇岭南,与当地土人互通婚姻,结下了较为牢固的同盟关系。
要想消灭蒲总兵,就必须先破除他和当地土人之间的关系。于是王丰以设立土司、册封官爵、赏赐财物、举荐做官等等优厚的条件引诱当地土人。当地土人也看到蒲总兵已经穷途末路,而王丰势力正盛,不可抵挡,况且跟着王丰的利益还比跟着蒲总兵的利益大得多了,于是纷纷弃蒲总兵而归王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