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pvyt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神話版三國-第三千六百八十二章 來了,來了-xeb03

神話版三國
小說推薦神話版三國
距离张任天命恢复就剩最后一天的时候,张任莫名的察觉到了某些不知名的东西,但由于不了解情况,只感觉心理压力颇大。
“你这么转来转去是干啥子呢?”王累没好气的对着张任说道。
“这都第二十天了,我都隐隐约约的感受到天命在我的手腕上开始成型了,怎么厄运还是不降临。”张任闻言驻足看向王累,隐约有些压抑的说道,“这感觉不对啊。”
“我觉得你纯粹是没事找事,没反噬不好吗?再说这次反噬已经很严重了,之前的超级暴风雪,黑海营地一共失踪了七十多人,还有六百多人因为挖矿,运送物资,狼群等等一系列由于暴风雪引发的次生灾害而完蛋,都这样了,你还想咋。”王累翻了翻白眼说道。
张任闻言沉默了一会儿,他有些不太想提当年严颜一事,仔细想想的话,当年拉胡尔爆表强突自家营地,真要说应该也有自己使用了超限天命,导致了无法承受的厄运降临的原因。
这次张任更加强大了,对于厄运的压制能力也在增强,但仅仅是暴风雪弄死了六百多欧洲蛮子,这算是厄运吗?
算个屁,张任在计算损失的时候,根本懒得清点欧洲蛮子的损失,最近看在那些蛮军辅兵有晋升双天赋的资质,张任才马马虎虎的将之当人算了,汉朝的对外的态度,可谓是一直奇葩好吧。
靈藏 燧羽
以至于发展到某些外邦的渣渣,你就算是砍死了,连军功都不计算的程度,只有被列入人这个范围之内的家伙,砍死了才算是军功,其他的,你击杀了也不会给计算的。
就像九个黑海营地加起来四十多万的欧洲蛮子,张任承认其中算人的也就那两万多在天命加持下能长出翅膀的辅兵,其他的家伙,张任连记数都懒得记。
这种思维看起来异常的冷血,但实际上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亦或者未来的时代,只要没办法达到大同社会,这种问题就是一种必然的现象,看似极不合理,可又现实存在。
简单来说就是我们民族百代积累,先祖披荆斩棘,先烈砥砺前行,方才有今日之帝业,凭啥你们这群没付出过一点血汗的家伙,在我们帝业将成的时候跑过来坐享其成。
《说文》之中,人,天地之性最贵者也!
《礼记》之中,故人者,其天地之德,阴阳之交,鬼神之会,五行之秀气也!
换句话说,你也配称之为人?
基于此,张任可不觉得这么点损失就算是扛过去了自己的厄运反噬,天命指引越强大,其反噬越恐怖,就现在这点反噬,张任根本没当回事,至于自己摔跤,坠马这些更是不值一提。
八十年代好種田
只是张任不能将自己的猜测说给王累,因为说出来,其他人肯定会联想当年拉胡尔破益州大军一事,哪怕是因缘际会,张任也只想将这件事彻底掩埋在自己的心底,就这么过去。
“算了吧,我觉得你纯粹就是心理压力太大,喜欢给自己加担子而已。”王累没好气的说道,“喝点牛肉汤,这是真的见了鬼了,出了中原之后,恒河有牛,东欧有牛,就咱们老家缺牛。”
说起来这确实是一个很奇怪的事情,美洲野牛最多的时候数量达到过六千万头,分布在美洲的草原上,欧洲野牛最多的时候也达到过上千万头,分布在欧洲草原上,印度那边同样也存在规模庞大的野牛。
唯有中原地区的野牛,没发展起来就扑街了,古中华野牛的化石证明了中原是存在本土野牛的,只是在十万年前就扑街的差不多了,而比较有希望壮大的西伯利亚野牛,也在十万年前就扑街了。
导致中原地区从文明开始就不存在大规模的野牛,基本上都是靠养殖,几百万,上千万的野牛,只存在于幻想之中。
夢回甲午 馬步統帶
这也是王累感觉不可思议的原因,明明在中原,截止目前都相当贵重的犍牛,在这边居然能在野地里面遇到,而且是成群结队的,那还有什么说的,当场击杀直接加餐。
“管他的,这边也是我们的。”张任接过王累从一旁盛满的牛肉汤,喝了两口之后,心态沉稳了不少,然后一屁股坐在熊皮上,“再给我盛一碗,多来点肉,同样是做面包,这边做的面包还不如长安的锅盔,这技术也太差了吧。”
姻緣不換
张任接过肉汤之后,像掰柴火一样将面包掰成一块一块的形状,丢到汤碗里面搅了搅。
“有的吃都不错了,这能跟长安那边比?”王累丢了一块饼子给张任,“没去长安之前,也没见你挑食,去了一趟长安之后,你吃啥都要多废话几句,有牛肉汤都不错了。”
“不去长安,我都不知道我以前吃的是啥玩意儿,明明能做的好吃,非做的难吃,那不是脑子有问题吗?”张任掰着烤热乎的饼子往里面夹肉,一边吃,一边骂,“益州的厨子肯定有问题。”
“那不是益州厨子的问题,那是尚书仆射的问题,以前的饭我们也吃了三十多年,也没见你这么讲究。”王累没好气的说道,“少废话,吃完饭赶紧休息,明天开始你就能恢复天命了,最近没了天命指引感觉你都没啥用了,练兵都没得练。”
张任翻了翻白眼,他真的感受到了王累的嫌弃,然而还不等张任和王累对骂,张任就突然感觉到些许的摇晃,脑子还没转过来的张任不由的扭头看向王累,然后就感觉到摇晃的更加剧烈了。
“这是啥情况?”张任扭头看着王累询问道,王累直接跳了起来。
“不好,地动了!”王累大声的说道。
张任闻言一愣,随后不慌不忙的端着肉汤继续喝汤,说实话,在听到王累喊出地动的时候,张任原本心头因为厄运尚未消除的压抑彻底消散了,没错,张任已经意识到,这就是自己天命恢复之前最后的一波厄运爆发了。
相比于之前一直被吊着,总是担心出现堪比上次拉胡尔袭营那种级别厄运的情况,现在的地震,毛毛雨了。
地震能死人?开什么玩笑,就算现在盖了冰屋,地震之下摇塌了会砸死一批蛮子,可这又有什么慌的,你现在冲出去解决不了任何的问题,等地震停了再说,喝汤,继续喝汤,地震震不死渔阳突骑,也震不死奥姆扎达!
“慌什么慌。”张任平淡的看着王累说道,之前那种转圈圈的烦躁已然全数消失,一副淡然自若的神情。
“都地震了,你还不赶紧往出走!”王累冲过去就要拽张任的胳膊,将张任玩营帐外面拖。
“地震能震死我?”张任平静的说道,“冰堡塌了能干掉我?”
这一刻张任的语气虽说平静,但在这种环境下显得异样的猖狂,然后张任话音未落,一块半米大的冰块从头顶落下来,打穿了冰堡里面支撑的营帐,砸在了张任的头上。
湯姆·索亞歷險記 [美]馬克·吐溫
这一瞬间王累清楚的看到了张任端着肉汤的碗都没抖,大冰块砸在脑袋上,张任也依旧在淡定的喝汤。
“区区地动有什么好怕的。”张任将肉汤喝完,将碗缓缓的放下,坐直了身子,一副傲然的神色,然后后面的墙塌了,将张任整个掩埋在了下面,之前张任喝完放在几案上的木碗在张任被冰墙砸翻之后,打着转儿滚落在了王累的脚下。
这时地震已经停了下来,王累看了看脚下还在转动的木碗,犹豫了两下,还是没管从冰块之中伸出来的那条胳膊,反正内气离体也砸不死,没有云气压制,区区冰块能砸死张任?开什么玩笑。
王累出来的时候,冰堡的前半截也塌向张任的位置,与此同时黑海营地一片大乱,不过损伤并不严重,虽说因为地震让很多冰屋倒塌,但这年头冰屋也就两三米高,除非太过倒霉,真要说砸死人还不至于。
等张任从倒塌的冰堡下爬出来的时候,奥姆扎达,邓贤,冷苞,等人已经开始维持秩序,稳定军心,地震虽说恐怖,但真要说并没有造成太大的伤害,倒塌的冰屋,对于这些人来说用不了多久就能重建。
哪怕在这个过程之中,肯定会有部分人会因为管理不善,以及身体素质较弱而死,但总体的损失肯定不会太大,张任不由得点了点头,看来自己超限使用天命的厄运应该是到此结束了。
然而还没等张任放心下来,他就突然看到了十几里外突然出现的白线,这个时候张任的脑子还没反应过来这是什么,但随着白线迅速的推进,张任的头皮都炸了。
发生于黑海的地震,击碎了冰盖,黑海海啸倒卷东欧,而平坦的东欧平原根本没有丝毫的阻挡,一路平推而过。
我的老婆是霸道總裁
“所有人准备!”张任在反应过来的第一时间就进入了统帅状态,他很清楚现在的情况,跑的话只有少数人能跑掉,感谢现在极寒的环境,只要扛过初期,他们就能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