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seiv熱門連載小說 靈魂訂造師 ptt-第641章 安心不再閲讀-zc2jo

靈魂訂造師
小說推薦靈魂訂造師
吴比一双小臂并拢,便要替屈南生挡架这一刀——不知道这十拳剑除了攻击范围极远以外还有什么特殊功能,吴比觉得还是自己来挡更加稳妥。
“挡得了一时挡不了一世。”屈南生已经明白厄普曼该当是与吴比同样来自漏中,也猜得到终有一天吴比会离开,轻声一语,刺天剑重重劈在了十拳剑影之上。
“啪!”破裂之声想起,好像是有哪个顽童用石子敲碎了玻璃,又像是冬日结冰的湖水倏然开裂。
屈南生与吴比自然被打飞出去,同时吴比也看到屈南生布下的剑罩瞬间便被打散、虎口鲜血迸溅,显然这一剑威力非同寻常——布都御魂、数珠丸恒次和村正吴比都见过,也没发现它们砍出这等声势,其主要杀伤手段还是附于其上的特殊功能;倒是没想到厄普曼将这把十拳剑炼得如此霸道,不仅范围够远,杀伤力也够狠。
“可还成?”在姜水剑的疗愈作用下,屈南生的伤口迅速好转,吴比也多次一问了。
“趁机走。”屈南生脑筋清楚,不与厄普曼多做纠缠,趁着他自“断”双脚,便要直奔坑下——十拳剑打得再远,总归也有个范围,现在不跑更待何时?
但是屈南生和吴比都没想到,自己都小看了厄普曼掏出来的这第四把剑——见到二人借劲折去坑下,厄普曼不慌不忙地笑了笑,也没有想要挣脱村正束缚的意思,而是眼中精芒一闪,仿佛能够看透乘鹤楼的骨架……看到吴比和屈南生在哪。
都市大仙師 小小妖道
“断吧,从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开始断裂……”厄普曼喃喃说着,手中十拳剑再度一挥,一道半透明的虚影划过校场,斜斜地砍了下去。
从吴比处完全看不到校场上发生了什么,向下坠落之时,只听得楼上有“铮”地一声金铁之音,便感到一股杀气直窜脑后——不会吧?没有视野,不用移动,也能打过来?
吴比顺着思路发散,想起跳下去前厄普曼的奇怪眼神,便突然想起了的“灵魂眼”这码子事,心说莫非厄普曼已经修炼到了能看破乘鹤楼的奇怪材质?
鬼咒 念響
“不妙……”吴比话没说完,便见屈南生倏然抬手,姜水剑自然而然地架在了吴比的身后,而后便听“当”地一声巨响,屈南生的剑罩再度破裂,二人一猫又被斩得荡飞了开来。
还真被自己猜中了——吴比在剧震中强行保持凝神,看着屈南生强忍剧痛的坚毅样子,知道这一趟也许就要命丧于此……
蓬萊水仙
眼下林红缨重伤而退,大黑天旗收拾不了场面,屈南生想要保命都要竭尽全力……就算小梁朝里藏着几千兵和一个许何,照样无法伤及厄普曼,突出一个字——打不过。
逃呢?这老魂匠手中一个老魂武,目前还看不出其攻击范围有什么限制,就连米缸都逃不出去,那自己肯定更不行,除非能在此地把老屈“点化”成英雄,那样的话也许吴比本人还有机会能传送回魂界,但剩下的人肯定都是死定了……
八零紀事:軍少寵妻成癮
“破掉这把刀,有逃命之机。”许久未曾言语的黄玄突然说话,“不然死路一条。”
“如何破之?”屈南生眼中燃起熊熊斗志,似乎是被厄普曼的两刀激起了战心。
“这取决于你那小兄弟还有什么奇兵。”黄色眼珠转向吴比,“或坚、或锐、或快皆可,只消让那人分身一刹,黄玄便能以乘鹤楼之势撞他一撞,打开一道空隙,助安心大仙取他性命。”
“都有,但不在此处。”吴比轻叹——坚的是自己的魂武龟甲,但此刻却在王北游那小伙身上;锐的自然是行云无定斩,早早地布置在了坑底;快的就更没谱了,赵灵旗,在蓝星呢,而且也未必快得过米缸……
“此人高深似海,我没把握一剑杀之。”屈南生见过了厄普曼的战力,也知道三人可是在吴比的魂导光环增强之下,方才有现在这样的战果,谁知道厄普曼还有怎样的杀手锏?
“放心,我看过了,一剑即可。”黄曈老祖信心十足,吴比却只能无奈摇头,力不从心。
“先下去再说。”吴比按好了屈南生的肩膀,催促他加速下坑,并且心说下次再也不能托大或者过分慷慨,像龟甲这种东西最好还是留给自己……
“哗啦啦……”吴比脑筋飞速运转,越掉越远,却见上方乘鹤楼泥沙俱下,居然是整个校场被厄普曼劈了一块下来?
那块质地特异的平台轰隆隆下坠,吴比不怕它砸到己方,只怕厄普曼的攻势未完——说曹操曹操到,吴比正想着,便见那平台上倏然伸出了一个脑袋,而后缓缓飘到空中,静静注视着吴比等人。
“想逃?”那人当然是厄普曼,显然也已解开了束缚自己的诅咒,“咫尺天涯……你逃到天边也是一样。”
说着,厄普曼再度挥动手中十拳剑,时而斜劈、时而上撩,就那么自顾自地砍了起来;于是剑罩中的吴比和屈南生,就像是一个空气中被人任意拨弄的气球一般,随着厄普曼的手腕凌风飘荡,不知哪一刀会是敲响了丧钟的那一下。
“你刚才说什么楼势?”吴比被震得难受,屈南生更是已经连连吐血,而厄普曼就那么轻飘飘地飞在天上,打得自己连还手之力都没有——吴比想到刚才黄曈老祖说的什么楼市……似乎是个困兽之斗的厉害手段,要是再这么挨打下去必死无疑,不如现在用上为妙。
網遊之金剛不壞 鐵牛仙
極品明君
“不要……噗!”黄曈老祖没来得及答话,倒是屈南生先说了一句,也在说的同时力道一泄,突出一口鲜血来。
“那手段,留待反击之时。”屈南生的思路其实不难理解——与其现在用那唯一的一下逃命,不如保存一丝胜利的希望,不然再被缠上的话,面对十拳剑可再没了还手之机。
泡菜愛情:我在韓國當媳婦 米西亞
可问题是……还能有反击的机会吗?吴比深深怀疑。
仿佛在印证吴比所想,厄普曼又是一刀落下,屈南生的剑罩却在接刀之前已经达到了极限,倏然破裂,也炸散了众人的希望,安心不再。
天降萌寵,冷漠皇子你慘了
吴比硬着头皮挡上去,也不知道巨人体魄能不能熬过厄普曼几下连击——众人已是必死之局。
“看来就是这样了。”厄普曼幽幽一叹,手起刀落,对吴比的表现无比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