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太平客棧 ptt-第五十八章 江河倒灌鑒賞

太平客棧
小說推薦太平客棧太平客栈
王南霆之言虽然有取巧之嫌疑,但是不能算错,毕竟王南霆一人代表不了儒门,就好似公门之人,穿上那身官服是一回事,脱下了官服又是另外一回事。这也是整个誓言的漏洞所在,儒门中人固然无法主动干涉道门,但如果道门内部有人里通外合,儒门还是能做文章。所以李玄都常常说,世上之事,就怕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混淆难分。从这一点上来说,以张静沉为首的一众抗拒道门一统之人,的确是道门身上的一个脓疮,不将他们除去,道门一统始终都是一句空话。
秦素明白,这也是张静沉谋划时日尚短的缘故,毕竟儒门内部不是铁板一块,而且张静沉和儒门之间相互取信于对方也需要一定的时间,如果再给张静沉多一点时间,出现在此地的可能就是儒门七隐士了。
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太平客棧 ptt-第五十八章 江河倒灌推薦
想到此处,秦素轻轻一挥掌中的“三宝如意”,道:“既然如此,倒要向大祭酒讨教一二。”
王南霆和秦素都曾参与玉虚斗剑,且都胜出。王南霆的对手是太微真人,虽说太微真人手段不俗,但毕竟不是天人造化境,让王南霆轻松胜出。而秦素的对手上官莞却是天人造化境,从这一点上来说,倒是秦素更胜一筹。不过也不好说秦素就一定强过王南霆,还是要真正交手才能知道。
王南霆抬起手,自有弟子门人奉上佩剑,他右手握住剑柄,只听一声轻响,拔剑而出,青光闪动,剑气隐隐,能被堂堂儒门大祭酒当作佩剑,显然不是凡品。
王南霆横剑身前,沉声道:“请秦大小姐进招罢。”
秦素也不再客气,双眼中涌现出雪白之色,举起手中的“三宝如意”,身形一掠,朝着王南霆当头打下。
王南霆见识过“三宝如意”的威力,不敢正面硬挡,长剑圈转,向秦素左肩削落。这一剑虽然简单,但迅捷无比,速度绝伦,换成旁人,定是难以防备。可秦素好似早有预料,只是身形微转,手中的“三宝如意”随之而动,轻而易举地挡下了这一剑。
王南霆的这一剑试探意味居多,也不硬拼,纵身反跃,倒退数丈,然后手中长剑再度中宫直进,剑尖不住颤动,剑到中途,忽然转而向上,忽然转而向下,继而左右,若有若无,变幻无方。
儒门剑法原以气势雄伟、规矩森严见长,仿佛携滚滚大势而至,但王南霆用出“天心剑诀”之后,却是一改儒门剑法的沉稳风格,显得变化莫测,进退自如,回转如意。
秦素则是用出了“天问九式”,王南霆顿觉有悲凉之意生出,只觉世道沧桑,刀兵四起,生灵涂炭,唯我手中一刀,以刀问天!试问苍天可答乎?
“太阴十三剑”太过偏激,逆天而为。“北斗三十六剑诀”和“南斗二十八剑诀”衍化周天星象,以剑衍化天道,大有代天行诛罚之意。“慈航普度剑典”乃是佛门妙义。唯有“天问九式”立足人道,质问苍天不仁、天道不公,力求人定胜天,其中意味大不相同。
转眼之间,两人已是斗了百余招,王南霆忽地右手长剑一举,左掌猛击而出,这一掌看似平平无奇,其实拿捏之准,不爽毫发,应变之速,疾如流星。只是出乎王南霆的意料之外,秦素竟是不作防守,手中的“三宝如意”朝着王南霆的面门直直砸下。
王南霆哪里想得到此女竟是如此刚烈,不愿以伤换伤,只能收手向后退去。
“补天宗”虽然讲究一击不中远遁千里,但在绝境之中,自然也有杀身成仁、舍生取义的气魄,此时的秦素哪里还是那个在李玄都面前脸红的小女子,大丈夫当如是也。
两人并不停手,又斗在一处。数招之后,王南霆故技重施,这一次掌力更为浩大,将秦素周身上下悉数笼罩,如果秦素仍是不肯防守,势必要重伤在此掌之下。
可这一招却是正中秦素下怀,秦素要的就是这个结果,击出一拳,抵住王南霆的掌心。秦素毕竟修为不如王南霆,身形一晃,脸色微微发白。不过两人的手掌并非分开。趁此时机,秦素开始运转忘情宗的“吞月大法”。
王南霆先是一惊,继而哂笑道:“区区‘吞月大法’,如何奈何得‘浩然气’?”
秦素并不答话,只是全力运转“吞月大法”。
“吞月大法”虽然神奇,号称海纳百川,以自身为海,以旁人为川,以负极吸引正极,但如果修炼‘吞月大法’之人的修为不如对手,还要以强行汲取,那么便是正极吸引负极,如海水倒灌江湖,凶险莫甚。更何况王南霆修炼的还是“浩然之气”,号称世间最为稳定之法,对付境界修为不如自己之人时,当真如巍巍山岳,根本无机可乘。
此时秦素以天人无量境的修为用“吞月大法”强行汲取王南霆的修为,立时变成海水倒灌之势,自己的气机犹如河堤溃决,向王南霆的体内涌去。
王南霆任由秦素的气机倒灌入自己的体内,呵呵笑道:“秦大小姐,你可是认输……”
话还未说完,王南霆忽然脸色大变,身形猛地颤抖起来。
原来秦素这一招大是行险,她自小拜在忘情宗的门下,如何不知道“吞月大法”的弊端,可她就是要借着“吞月大法”的弊端,故意形成江河倒灌之势,等于变相地将自己的气机注入王南霆的体内,不但让王南霆汲取她的气机,而且加催气机,急速注入对方体内。这气机自然不同寻常,蕴含有“逍遥六虚劫”的六劫之力。
如果将六劫之力视作一支铁骑,那么王南霆的浩然气就是一座城池,因为两人境界修为差距的缘故,原本铁骑奈何不得城池,可如果城池主动大开城门,任由铁骑攻入城中,那就是另外一个说法了。
王南霆不防之下,被六劫之力侵入体内,虽然因为“浩然气”的特性,不至于一败涂地,但还是受到了影响,全身上下为之一僵,气息为之一窒。就算王南霆想要祛除体内的六劫之力,也不是一时半刻之间就能做到的。
趁此时机,秦素以“百花绣拳”中的“碧玉兰”一式拂中王南霆的胸口大穴,让王南霆的上半身彻底动弹不得。这等封穴手段,只是在寻常江湖人物动手之时才用。到了天人境之后,经脉的作用已经不是那么关键重要,所以绝不会使用这种招数,王南霆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被秦素以这等招数制住。不过他毕竟是天人境大宗师,强提一口气机,以气机裹挟起体魄,等同将自己的体魄视作一把飞剑,御剑而行,向后退去。只要给他一时半刻的时间,他就可以冲开穴道,压制体内的六劫之力,恢复行动正常。
秦素当然不会给王南霆这个机会,立刻用出“圜则九重,孰营度之”一式。
只见秦素以一化九,除了秦素本尊之外,其余八个秦素分据八方,手中并无“三宝如意”,而是出现一把虚幻长刀,汹汹刀气交织成网,将王南霆困住。
剩下的秦素本尊脚尖一点,快步奔行如一道惊虹,瞬间来到王南霆的面前。王南霆根本来不及反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秦素一如意砸在额头上。
“三宝如意”势大力沉,便是堂堂天人造化境高手也承受不住。
王南霆被打飞出去,好似是湍急水流中的一片落叶,然后撞在河流的礁石上,王南霆重重地撞在一座偏殿上,又贴着偏殿的墙壁缓缓滑落。
偏殿没有倒塌,不是因为秦素的这一击力道不足,而是因为护山大阵已经完全开启,将所有建筑连接为一体。若非如此,在王南霆的一撞之下,整座偏殿已经彻底粉碎。